以序曲“活”歌剧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22 09:11: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 | 钱天华


千家万户团聚的春节,剪纸、对联,爆竹、鞭炮,送旧迎新,既是喜庆,更是祈愿。同时,一年大计将出,奏鸣着新的一轮四季变换的“序曲”。随之欣然来到耳边的,是李焕之的《春节序曲》那时而雀跃、时而抒情的旋律,引人怀想红灯秧歌的欢乐情景。历史从李先生曾经广泛流传的众多作品(包括《春节组曲》)中选择了该曲,植入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心中。但年复一年,连中外乐团的公历新年音乐会的中国作品几乎都是《春节序曲》,春节期间听到的最热门的管弦乐几乎还是《春节序曲》,就不能不教人生憾。

  

由《春节序曲》联想起焕之先生早年参与创作的歌剧《白毛女》,故事情节也是从春节始。故事拍成电影后,曾在国际电影节上得奖,即曾经走向了世界。以此题材改编的现代芭蕾舞剧的音乐,是由资深的音乐家团队精心琢磨的,曾有过“家家北风吹,处处扎头绳”的被普及的红火的年代。如今,瞿维的《白毛女幻想序曲》与春节已久违多年。也许,歌剧《白毛女》也不再会很卖座了。

  

新春总会生发“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情结。以此千古佳句为名、早年拍摄的讲述民国期间故事的电影,去年被取材创作了歌剧《一江春水》,由周小燕艺术中心运作、扛鼎在上海国际艺术节首演,没演几场(待修改、精炼后再上演)。春节前夕,歌剧《冰山上的来客》来沪演出,尽管阵容强大,对外仅只演一场(另一场不对外),实际上座率并非媒体所说的“座无虚席”。真担心这些编创者倾注心血的作品,又落了一时热闹的窠臼。

  

众所周知,歌剧创作不单靠音乐,还涉及戏剧、舞蹈、美术等各门类艺术,演出歌剧的投入十分浩大,而中国观众欣赏经典歌剧习惯的养成十分艰难,其观众的小众状态在长期间内还难以改变。要使一部歌剧长存不衰极其不易!多少年来,我国的艺术家为创建中国的歌剧体系,始终坚持做着不懈的努力,各地都不断有原创作品问世。但其中很大一部分成了评奖或献礼作品而昙花一现,少为人知,难有持续影响,在人们的文化生活、音乐活动中,杳无声息,作用甚微。大好资源流失,极为可惜!

  

然而,每位常聆听交响乐音乐会的爱乐者都知道,音乐会的第一首曲子几乎都是外国经典歌剧的序曲,如韦伯的《奥伯龙》序曲、威尔第的《茶花女》序曲、罗西尼的《威廉-退尔》序曲、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序曲、托马斯的《迷娘》序曲、贝多芬的《埃格蒙特》序曲、比才的《卡门》序曲、格林卡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等,这些歌剧序曲的演出,对这些歌剧的传播起了巨大的推动和记忆作用。听过这些歌剧序曲的,比看过这些歌剧的,不知要多多少。听过这些歌剧序曲后,即使没看整部歌剧,也大致领悟和欣赏了这些歌剧的故事内容和音乐语言的魅力。显然,力挺序曲,既有现实作用,更有历史意义。

  

因此,如果能将对过去较有影响的那些原创歌剧,如《刘胡兰》、《洪湖赤卫队》、《江姐》等以及近8年来每年以两位数呈现着新创和复排歌剧作品,引入剧情因素而将剧中的音乐主题串连在一起,即让音乐的主题贯串着戏剧性的发展而写成“序曲”,或者仅仅把歌剧中几个最精彩的主题组合起来创作“序曲”,至少可以检阅和记住中国艺术界的艰难跋涉。可以让许许多多成功的、基本成功的、不成功的、甚至失败的歌剧作品中的精华保留下来,不致流失。可以大幅度扩展音乐会演出的中国作品,让其流传下去。可以让更多的听众从中国风格、中国元素的音乐作品入门,培育出更多的爱乐者。

  

窃以为,正如写长文章容易,写隽永、深刻的短篇难。做文摘、浓缩长文需要锐眼。上乘的序曲,其短章的魅力、情感的片段、乐思的碎影,一样可以激发听众心灵的跃动。所以更需要作曲者的功力。而一些音乐本来就比较差的歌剧,要为它写出好的序曲也难。这样的作品自然没什么价值。同时,像李焕之的《春节序曲》这样优秀的与歌剧无关的音乐会序曲,自然也是多多益善。

  

春节思春,想到起始,想到序曲,作如是说。心存奢望能听到更多优秀的中国歌剧的序曲的问世和频繁演奏。也许这愿望只能落空,因为涉及到许多方面,还要由各方人士来评说、推动、实践。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