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好个秋(小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11 12:03:4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柳伟就爱写东西”关注



今天是“柳伟就爱写点东西”陪伴您第 139



一、徐徐


  刚过九月,北方的天气就开始转凉了。

  一连几天,徐徐晚上总是睡不安稳。心里有事,可又不能对老婆孙妹讲。因为他知道,孙妹那脾气,从来总是不依不饶,哪怕是芝麻绿豆大点事。这件事,已经瞒天过海整整二十年了。如果她知道了,那非把家里的屋顶掀翻了不可。

  可是这件事,非得跟某个人讲一讲。二十年了,一直闷在心里,再不把它说出来,它会爆炸的。再说,如果万一自己哪天遇上不幸,比如最近柳州发生的邮包爆炸事件,那不是永远没有第三者知道事件的真相。

  跟谁讲呢?单位老贾?不行不行,他这人,是大炮型的,就他那张嘴,平时死人都能说成走路的。若是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就等于荷塘城里三分之一的人都知道。

  同学小路?也不行。听说最近他和媳妇在闹矛盾,倘若他听了那件事,还不等于火上浇油,加速他们夫妻的分手。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这种缺德的事,我徐某人从来不会干。

  秘书余小红?也不行。再说,她一个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看得出心里多少对我这个办公室主任有点崇拜。这事要一讲,那我徐主任在这美少女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就会毁于一旦。

  门卫老沈?嗯,还行。这老头在单位干了四十年,听说以前当过某任局长的司机。据平时观察,他总是默不作声,逢人就笑,决不是那种爱嚼舌根之辈。不行,还是不行,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总有一两个知心朋友,万一他和其中的一个人讲了,这个人又在晚上枕边讲给他老婆听,他老婆又讲给她的闺密听……


  虽然没有睡好,但是每天上班,徐徐还是表现得精神抖擞。因为何局长是新来的,上任的头三把火还没开始烧,徐徐可不想惹火烧身。

  早上七点半,徐徐吃完老婆煮的早餐绿豆稀饭加馒头,感觉浑身又有使不完的劲。昨晚和老婆缠绵了大半夜,早上的馒头吃起来特别香,比平时多吃了半个。他把七岁的儿子徐松送过马路,马路的对面就是第四小学,离家特别近,然后正要调头往荷花西路单位的方向走,电话响了。

  一看是新任何局长的电话,他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一大早找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

  “何局长,早上好!我是小徐,您找我有事?”

  当然论年纪,徐徐比何局长要大两岁,但在称呼上,下级对上级,当然要加个“小”字,总不能自称“老徐”吧。

  “啊,徐主任,事发突然,你今天不用来单位,直接打车去机场。秘书小红已经帮你买好去厦门的机票。具体事情,暂时保密,等你下飞机后,就会收到我的短信。一切照我吩咐的办就行了!”

  徐徐还来不及说“好的,我知道了”,何局长就挂了电话。


  接完电话,徐徐有点吃惊,也有些兴奋。

  吃惊的是一大早的突然要出差,老婆和儿子还一点也不知道,再说马上就去机场,难道连几件换洗的衣服、锑须刀、充电器等这些出差必备的东西,也不能带?喜的是,自己好久没出过远门了,屈指一算,整整二十年了。还是二十年前,去过北方的那座城市,留下了一段终身难忘的记忆,也因此留下了自己不能公开的思念和悔恨。

  如今,总算又有出差的机会了!不管时间长短(他隐约觉得:这次外出的时间一定短不了!)。昨晚,他看了电视,中央工作组的人又在南方某市揪出了一批贪官,从上至下有六十多人。当时,他在心里为习大大鼓掌!抓得好呀!贪官一日不除,老百姓如何能过上更加平等幸福的生活?

  看来情况不妙,因为何局长是从厦门调到荷塘市来的,难道,之前他在厦门当的是大官?他来荷塘这座不起眼的小城,是为了避难?果真如此,那自己这次出差的任务,就非常重要!何局长初来乍到,平时和自己也没什么深交,竟然敢把这么秘密的事交给自己,他一下子有些想不通。他只记得偶然有一次,何局长看过自己压在办公桌玻璃板底下的一张全家福照片,那是一家三口在荷塘市儿童公园拍的。当时何局长问了一下老婆的名字,还夸了一句“你小子艳福不浅,太太长得很漂亮!”

  时间紧迫,徐徐来不及多想,先给老婆孙妹打了电话,然后拦截一辆的士直奔机场。


  

    二、孙妹


  孙妹接完丈夫徐徐的电话,有些莫明其妙。想想昨晚,这死鬼虽然一大把年纪,还能真刀真枪地实干,她心里多少有些安慰。她心想,书上说的也不全对,说什么那方面男人四十是微软,简直瞎扯。原想今晚再对这家伙温柔些,让他再卖点力,没想到他竟然要出差厦门。难道?真的是他的上司局长何光这家伙玩的鬼把戏?

  一连几天,孙妹早就觉察到老公徐徐睡觉不踏实,昨晚自己主动要求过性生活,其实除了是解决性饥渴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想让老公辛苦劳动后能呼呼大睡。只要他睡得死死的,那自己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情形,也就不会被他轻易地发现了。

  真是冤家路窄。三十二年前,孙妹毕业于厦门某大学,当时,她是系里的校花。而何光,是学生会的宣传干事,不但文章写得好,更是写得一手好字,还能绘画,又会吹拉弹唱,当时迷倒了一大批青春少女。孙妹,只是暗恋者其中之一。

  四年大学都快毕业了,孙妹与何光之间并没有发生任何故事,谁知,就在毕业晚会的前夕,孙妹因为参加了一个话剧,每晚必须与何光同台排练。是孙妹有如天籁般的歌喉一下子吸引了何光。于是,原本不该有的故事却又有了新的突破。

  孙妹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无人的深夜两点多,等参加排演的其他同学全部走了之后,色胆包天的何光一下子抱住了孙妹。孙妹当时脑子里明明想要挣扎,可是不知为什么浑身没有一丝儿力气,心跳反而在加快,耳根发热,脸颊发红。她明显地感觉到,何光的舌头如蛇一般钻进了她的嘴里,那种湿润中带有男子汉特有的味道一下子如电流般击中了自己,慢慢的,她变得全身亢奋起来。于是,两捆干柴,在不用火柴的情况下开始自燃了。

  第二天,孙妹主动宣布退出了演出,并且拒绝和何光再见面。其实,当时她的心理是极其矛盾的。有了一次亲密接触之后,唤醒了少女的某种欲望,她渴望见他,哪怕立即嫁给他也愿意。可是,她的理智又在告诫自己:何光这家伙是在玩弄她,因为她知道,学校里和他上过床的女生数不胜数。这种男人,只能把他当作人生青春驿站的一道流动的风景,可以远远地站在一旁静静地欣赏,甚至可以走近抚摸,但决不可将他带回家或是选他作为自己的终身伴侣。

  不管当年这样的决定,是对还是错,原本孙妹认为,这辈子,她与何光的秘密,就这样埋在两个当事人的心里,决不会有第三者知道。

  谁知,三十二年后,这个昔日曾经夺去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又鬼使神差般来到了自己生活的这座城市,并且还成为了自己老公徐徐的上司。现在,她要怎么办?如果某一天,这个当年自己曾经心动的男人对她发出约会的请求,是见还是不见?

  也许,就算见了面,也认不得吧。因为从老公徐徐口中听来的,何局长是个光头。嘻嘻,想到这儿,孙妹觉得好笑。岁月不饶人,难道,当年那个有着一头黑发的小伙子,竟然掉光了头发?记得当年排练室的那晚,何光用尽力气脱光了她的衣服。毕竟是经历第一次,她疼痛中曾使劲地抓住何光的头发,等何光动作停下的时候,她的手里,竟然有他的一小撮长头发。

  她问:你痛吗?

  他说,“你傻呀,头发掉了痛什么,我是心痛你疼!可我箭在弦上,又不得不发,所以,只好得罪你了!”

  何光说着,把孙妹搂抱在怀里,紧紧的,生怕她会飞走一样。那一刻,孙妹想着要与这个男孩天荒地老,一辈子在一起。可回到宿舍,她的理智又占了上风,立即想好了办法!


  往事不堪回首。一切,还是向前看!当然,更要向钱看!眼下,为了儿子,为了这个家,孙妹觉得应该靠自己的力量做点什么。她早就向老公单位的人打听过,何光以前在厦门,当的是副书记,凭这家伙在官场的手段,一定贪了不少钱。如今,自己和老公的生活过得如此清苦,是该让何光做些补偿的时候了!一个女人,一生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当然是初夜!我孙妹要的并不多,只要六十万买一套房,等将来儿子大了要娶媳妇,没房是万万不能的。打定这个主意,孙妹准备趁这几天老公不在荷塘市,主动约何光见个面。



  三、何光


  徐徐到了厦门好几天了,可电话一起是关机的。身为局长何光,急得如热窝上的蚂蚁团团转。他妈的,徐徐你这家伙,电话关机,短信也不回,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飞机事故?没有听新闻里播哪儿有飞机失事的消息啊。手机没电?也该到了宾馆想办法打个电话给我呀。想想那张卡里的三百万不是小数目,一旦工作组的同志查到同事江一水的头上,自己就完蛋了!

  对,先给徐徐的老婆孙妹打电话!看在过去老同学的份上,而且还有那层特殊的关系,她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事成之后,我会买一套市值七十万以上的房子送给她!

  对,还是先给老同事江一水打电话,让他先稳住,不要轻易说实话,并告诉他,我派出的人马上就会找他的。只要转移那张银行卡,一切就平安了!

  奇怪,孙妹的电话打通了没人接!难道这女人认为是陌生人的骚扰电话,故意不听?哎哟,我的姑奶奶,到了这节骨眼上,你就发发慈悲,快点听吧——

  什么?江一水的电话也关机!他娘的,什么酒肉朋友!过去老子有钱,天天大哥大哥的叫,如今老子一有事,撤得比鬼子还快。哼,他妈的你小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已经将你的住址发给徐徐了!

  对了,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愿老天保佑,徐徐这家伙能不辱使命,顺利完成任务。只要他帮了自己这次大忙,我不会亏待他的。只要他老婆提条件,我何光说话算话,一律满足!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要全力赴在工作上面,要对局里的每个人,包括门卫老沈,秘书小红,都要像亲人一般对待。对,明晚,约大家去乡下的酒楼吃顿饭,市里不准大吃大喝,乡里的农家小院,纪检部门是不会留意的。听说门卫老沈的腰肌劳损很严重,就送他一瓶泰国进口的药水;小红嘛,正值妙龄,当然是人生大事摆在第一位,给她介绍一个对象,要选一个重量级的小伙子(公务员、有房、有车这三条不能少)。对了,这事可以让孙妹帮忙,说媒牵线,向来是女人的强项。

  哎,都怪自己生不逢时。若是早十年出生,就算当官贪的再多,只要不在要职,只要不得罪上面的人,都可平安无事。倒霉的是自己这次碰上了反腐运动,受到了牵连。当然,如果一切不是为了妹妹何若霜,自己根本就不必走上从政这条路。当个编辑、做个老师,甚至搞搞广告文案策划,凭自己的智商,一样能赚钱过上好的生活。

  这十年赚的钱,全部给妹妹整容花掉了!可是不整容,就凭妹妹那张脸,她能苟活在这世上?如果,如果没有二十年前的北方C城宾馆的那场大火,妹妹若霜的命运,自己的命运,一切都会重新改写!只是,他一直没弄明白:妹妹那晚到底遇到的是哪个男人?是旧识还是偶遇之人?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一向洁身自好的妹妹,又怎会为一个陌生男人投怀送抱呢?呸,这辈子,如果能让我找到那狗日的好色之徒,定要让他身首异处!!

  这么多年,自己把妹妹留在厦门,留在自己身边养伤,为的是让她重新恢复容貌,重新拾起对生活的勇气!这次,我让徐徐一到厦门就去找我妹妹,为的是能够让妹妹出面,更容易找到江一水!因为,江一水曾经对我开口,想要娶我妹妹做妻子,我因为还没考虑好,一直没有答应!

  想到这里,何光的下身竟然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他这才记起,自己和老婆离婚已经快八个月了。这八个月里,因为忙工作,连想女人都没有时间。看来今夜,又要自己动手解决了!在这风头上,还是不去那些酒店为好,免得因小失大!不过,如果孙妹在自己旁边,把她搂在怀里的滋味,一定妙不可言!越是这样想,他就越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直至自己筋疲力尽浑然睡去。



  四、余小红


  徐主任出差有十三天了,怎么一个电话也不打给我,难道是在外面有了艳遇,把我余小红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不会的。我看上的徐主任,虽然人到中年,但他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韵味。他的甲字脸型,还有他的眉毛,如一把利剑,非常有男子汉的风度。可是他一笑起来,那双眼睛直盯着我的胸部,里面分明臧有一把火!嘻嘻,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处女!我不知道,如果某一天被男人的那把火烧了,我会变成什么?会化为灰烬吗?哎,为什么我看上的男人,偏偏就结了婚,被别的女人捷足先登了哇?想想徐主任的老婆孙妹,年轻时一定非常的漂亮,听说学历也很高,他们两人的夫妻生活,一定会幸福吗?好像有人说过,婚姻就如穿鞋,舒服不舒服,只有脚趾头知道。可是,我将来的婚姻呢?会是一番什么光景?那个要陪我一辈子的男人呢?会是谁?他如今身在何方呢?人哪,若是能预测自己的未来,或是能提前预知自己的配偶是什么样子,该有多好啊!

  对了,昨天下午,我好像看到了有个女人进了何局长的办公室。从背影判断,那个女人似乎是徐主任的老婆孙妹。

  孙妹?她来找何局长干什么?莫非是徐主任失踪了?胡扯!一个大活人,还能不见了!

  那她来干什么?莫非她和何局长是老相识?他们之间有一腿?哼,余小红呀余小红,你今天怎么了嘛?工作上的事一忙完,就开始编八卦?谁说男人与女人之间,除了床上关系,就不能有正当的交往嘛?管他们干什么?反正孙妹这女人长得不令男人讨厌,尤其是胸前那一对大波,尽显成熟女人的风韵!如果我是男人,见了它,也恨不得上前啃上一大口!

  咦,差点忘了。刚才走进大门口,就闻到一股难闻的药水味。原来是门卫沈老伯在涂治腰肌劳损的药水,还说那是何局长送给他的进品药。昨天,就在孙妹走后,何局长还特意走近自己,问我是哪一年的?有没有对象?看来,自己真的遇到了一个不错的领导!这世界上的男人,除了自己远在乡下的父亲,起码还有何局长和徐主任对我好!至于谈对象,当然要靠缘分。反正我还年轻,长得又不丑,不愁嫁不出去。只是,我内心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想在未结婚前,要一次非婚姻的性经历!对象必须是一个比自己至少大十岁的男人!因为在我心目中,只有成熟魅力的男人给予的爱,才是深厚的、温暖的、充满无边缠绵回味的!哎呀,羞死人了!这种秘密,决不能让第二人知,不然,我余小红日后可就没脸见人了!突然,余小红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要去一趟徐主任家,见一见孙妹这个女人!

  余小红说到做到。为了赴这个自己策划的约会,她舍掉一个月的工资,狠狠地把自己包装了一番!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出于什么目的?她自己一时也回可以答不上来!



  五、徐松


  妈妈,爸爸去了哪儿?为什么这么久不回家?爸爸是不是不要松松了?

  妈妈,我听话,你打电话让爸爸回家好不好?

  妈妈——我要爸爸,我不吃饭,我什么也不吃,我就要爸爸回家!


  面对儿子徐松的哭闹,孙妹一筹莫展。这十三天来,她也想念自己的男人徐徐。

  从一九九九年结婚到现在,儿子都六岁了,他们夫妻还从没有分开这么久过。如果是普通的出差,每天有电话联系,倒还没什么,毕竟能从电话里了解对方的行踪。可是,徐徐离开已经十三天了,手机一直关机,也不打电话回家,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平白无故地从地球上消失呢?

  昨天下午,她主动去找了何光。就算何光不是孙妹的老同学,作为单位的一把手,徐徐出差未归,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记得最后离开时,孙妹对何光说:

  老何,我不管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也不管你身处何种险境,我,作为一个女人,作为徐徐的妻子,只有一个要求:要见徐徐!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三天过后,我老公还不回家,我不但要报警,还要将你告上法庭,因为是你,把我男人弄丢的!你必须赔我一个大活人!

  面对儿子的哭闹正在无计可施,恰好余小红出现了!这是个非常懂事的女孩子!难怪以前徐徐经常夸她。她买了徐松最爱吃的香蕉,还买了一个折叠小篮球架。她一进门,二话不说,抱起徐松,“走,姐姐带你去找爸爸!”

  徐松立即不哭了!

  多好的妹子呀!比自己年轻的时候更漂亮,更会打扮,也更懂事!看来真像老公说的那样,一定要给她找一个好对象!无论哪个男人要是娶到她,都是千年修来的福份!



  六、何若霜


  看了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七日晚上七点的厦门新闻,何若霜失声痛哭起来。

  新闻里说,在厦门某海域,一位渔民打捞上来一具男尸,从随身的钱包里发现身份证,死者名叫徐徐,南方荷塘市人,现年四十三岁。另外,身上还有一张工行卡,经查,卡里的有余额三百零一万捌仟伍佰叁拾玖元柒角壹分。死因警方正在调查取证。


  我,名叫何若霜。

  现年三十八岁,未婚,西城吉水人,现住厦门。有一亲哥哥,不久前在湖南荷塘市被双规。现在我的容貌,不是以前的我。这是我以前的照片,比现在更漂亮。

  十八岁那年秋天,我随哥哥去北方C城旅游,在某一乡下旅店,邂逅一位名叫徐徐的男子。当时的原因是旅店停电了,我半夜起床上卫生间,回来误进了隔壁的房间。那一夜,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我很快乐!那个男人长得很英俊,他为人很好,并没有半点非礼或强迫我!是我,为了跟哥哥赌气,成心把自己的青春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因为这在当时我认为是件非常刺激的一件事!

  凌晨三点多,我偷偷回到自己的房间。刚睡下不久,旅馆意外失火!我在哥哥的抢救下,保住了性命,但我的脸,被毁容了!第二天早上,我找不到那个男人!我以为他已遭遇不测!而我哥哥则认为,他是纵火之人!我只从旅馆的入住登记名册上,知道他的名字叫徐徐!

  他这次来厦门,并没有认出我,是为了救我哥!原本我想等她办完事再来找我,我就把二十年前的那件事告诉他,因为我绝对相信,他不是纵火犯!那夜,他是临事有事而离开了旅店而躲过了那场火灾。

  他身上的银行卡,是我哥的同事江一水交给他的。

  警官,我所知道的,只有这些。我愿为我以上说的,负全部责任!


           (全文完)



作者简介:


柳伟,男,网络唯一笔名,逝者如斯 ,江西省湖口县柳方塘湾人,东莞市作协会员。今生就爱阅读、写作、旅游、交友。坚持原创,坚持挑战自己。只要生命不息,必将笔耕不止。

欢迎各位关注本人公众订阅号“柳伟就爱写点东西”

liu-wei1960922601


私聊或商务合作,请加以下联系方式:


微  信: 15253640086

Q   Q:  1960922601   

邮  箱:1960922601@qq.com



投稿须知:

1、 投稿邮箱:1960922601@qq.com863117888@qq.com(二者选一即可)

2、 编辑微信号:15253640086 (所有投稿者必须加此号,用于发稿费)

3、 投稿正文后面请附个人简介(注明真实姓名、电话、邮箱、微信号等),最好配生活照一张,用于发稿宣传;

4、 作品必须保证绝对原创,文责自负,并未在其他微信平台公开发表过。散文2000字以内、小说10000字以内、诗歌每次不超过3首。

5、 作者稿酬来自读者打赏的60%,40%用于平台维护。无打赏,则无稿酬。作品自发布之日起七天后,稿酬以红包的形式发放。

6、 凡投给本平台的稿件,半个月后没有采用,可自行处理。

 

  主编:李承骏

  编辑:如斯



(长按二维码便可关注)


推荐阅读:


游记:齐云山与碧云齐

小说:小宋的江山(上)

小说:小宋的江山(下)

恋爱的时候,是她先举起了枪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