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芒市|芒市:常绍群《答上田书》(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16 07:37:4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微美芒市—芒市最具影响力的公众号


1942年5月5日,日军第15师团第56师团步兵团长坂口静夫少将率领的快速纵队逼近怒江西岸惠通桥头,5天后腾冲沦陷。5月底整个怒江以西全部陷入日寇之手,中日隔江对峙。随后的两年是怒江以西地区各族民众最为黑暗的日子,日寇屠杀同胞,大片国土沦陷,民众流离失所。但不屈不挠的中国人民绝不会坐以待毙,滇西社会各界爱国人士积极奔走,呼吁全民族共同携手,与来犯的日寇进行坚决的斗争。

在腾北就有以张问德县长为首的抗日政府,配合第11集团军预备2师、36师联手打击日寇。在龙潞地区,也有以朱嘉锡,常绍群为首的龙潞抗日游击支队在日军的心脏地带附近(日军第56师团部驻芒市)活动,他们既与日军有军事上的战斗,也与日寇的伪政权开展针锋相对的斗争,唤醒民众的抗日意识。

在腾冲和芒市有两封著名的书信,堪称为滇西沦陷区对日抗战的经典“文战”范本,文笔交锋结果是中方答书完胜日寇诱降,给后人留下两篇浩气长存的传世檄文。

张问德(公元1881年一1956年),字崇仁,云南腾冲城人。62岁临危受命出任抗日县长,发动群众,坚持抗战。手拄一根藤条拐杖,六渡怒江,八越高黎贡山,把抗日的县政府一直牢牢钉在敌后。

第一封书信往来是时任腾冲县长张问德(当年的军政部部长陈诚称誉张问德是全国沦陷区五百多个县长中之“人杰楷模”,不愧为富有正气的读书人)于1943年9月12日答《田岛书》。
  张问德县长在收到日军驻腾冲行政班班长田岛寿嗣于1943年8月31日腾北大扫荡前诱降书信之后认为:田岛此举“一方面藉以离间军政两方之团结,一方面藉以动摇人民对县政府之信赖,更一方面藉以示善意于人民,以收揽人心”。其作为固然可笑,却不能一笑置之,应该以其之道还治其身,予以有力回应。于是,便由秘书费云章草拟回函,张问德斟酌润色,挥毫而就写成著名的《答田岛书》。费云章原为预 2 师政治部上校课长,才华出众,办事缜密。

据张问德警卫熊文定回忆,回函定稿后,张问德先让县府收发员杨春禄誊出一份转田岛,同时又分别抄呈保山专署、云贵监察使署、第 11 集团军总部、云南省政府、昆明行营等上级部门。不久,就被昆明各报、滇西日报先后全文刊登。这封富有民族气节、义正词严的回函,一时间在大后方口口相传,收入中小学课本者有之,誊抄传播者尤多,几有洛阳纸贵之效。

但与此时间相隔不远的常绍群《答上田书》,却知者甚少,原因如上所述:在传播的渠道,路径等方面与张问德《答田岛书》相差甚大。

今天在腾冲国殇墓园里面的《答田岛书》石碑

常绍群(1907-1999),男,原名有恒,云南省镇雄县乌峰镇人。云南陆军讲武学校第十一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等教育班第八期毕业。在担任昆明行营龙潞游击支队副司令之前曾任滇军60军184师中校副官,之后又出任滇西远征军第20集团军第一纵队少将游击司令,集团军总司令部少将高参。1976年,受聘为云南省文史研究员。1984年,转任云南省人民政府参事。在他著名的《答上田书》前后时期,他既是龙潞游击支队副司令还兼任潞西设治局局长,是名副其实的军政一把手。所以《答上田书》发出的正义之声既代表抗日游击队,又代表地方政府这样的双重身份。

由于龙潞游击支队司令兼龙陵县长朱嘉锡往昆明汇报工作时间较长,常绍群实际负责游击队的日常指挥工作。他选取的核心游击区域背靠怒江,以杨思敬第四大队下辖的傈僳中队管控的范围为基点,在日军平戛、遮放、芒市、象达等据点的三角交叉地带开展游击斗争,山高林密,地形险要。游击队员时而奔袭于龙陵县城、象达街子、南天门,时而休整于傈僳族聚居地芒市木城坡、平河、勐板等地。

龙路游击队副司令兼潞西设治局局长常绍群收到日军平戛宪兵队长上田朴心诱降书并回复《答上田书》的作战地点——麦地垭口,随后突破日军围剿向芒市木城坡、勐板官寨、万马河等地转移。

1944年的元旦到来了,常绍群的“龙潞游击支队”在怒江边的等养、等谷的村寨,举行军民联欢大会,融洽军民感情。由政治部主任王任之负责布置戏台,编演了几场话剧,新剧目有《阿员要报仇》、《怒吼吧,怒江!》、《城隍菩萨背烂账》等等。同时,常绍群又派人去龙陵打探,回报说伪县政府也在庆祝元旦。龙陵伪县长赵鹏程还在龙街门上贴了一副对联,上联是“卅载昏天黑地,遭受无边痛苦”,下联是“一旦披云见日,享尽万代荣华”,横额是“中日亲善”。常绍群闻听,决定戏弄一下对方,遂照原样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二子乌烟瘴气,造下无边罪恶”,下联是“一旦粉墨登场,羞尽万代祖宗”,横额是“民族罪人”,而后派人半夜里悄悄地贴在了伪县衙门口。

庆祝元旦后,游击队立即转移到平安山一带活动。第三天,芒市的敌人300多人向等谷开来,扑空后撤回芒市。接着,常绍群又接到情报称:龙陵镇安所和象达之敌约600人即将开来平戛平安山“扫荡”,企图把游击队一网打尽。常绍群分析形势后感到,平安山虽然范围很广,有回旋余地,但给养困难,且背靠怒江,后撤无路可走,最好选择一个可进可退、可左可右的地形驻扎。因此,选定了麦地垭口。麦地垭口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山梁子,左通平戛的岔河,南通平安山脊背,右通等养、等谷,北通猛堆、猛蚌,敌人不管由哪个方向来,都可以左右回旋,相机迎击敌人,或者转为外线作战。而后,在麦地垭口构筑了十字形的阵地。司令部下达命令,规定了各队行军的路线、方向,沿途注意事项及到达麦地垭口的时间等等。又特别强调,司令部直接指挥的重机枪队,必须在拂晓前通过岔河到麦地垭口的狭谷地带,要爬上高地后才准休息。

不料,此后该队因用骡马驮运重机枪,行动迟缓,没有在拂晓前通过狭谷地带,以致遭到敌人的伏击,该队只得就地拼命抵抗。常绍群听着麦地垭口下面的狭谷有枪声,判断重机枪队出问题了,立即派队前往增援,才把敌寇打退,救回了重机枪队。但被敌人抢去重机枪1挺,阵亡分队长1员,队员负伤3人。

由于重机枪队遭到损失,暴露了游击队要在麦地垭口设防的意图,不得已,常绍群决定把队伍转移到潞西猛板去。殊料前进到猛堆、猛蚌的白石头山时,即被龙陵镇安之敌堵击;同时龙陵象达之敌百余人也从平戛岔河开来,对游击队实行包围。游击队只好在白石头山构筑工事,顽强抵抗,敌人在两天之内进攻数次,均未能突破防线。

龙潞游击支队颁发给立功将士的“智勇”证章

随后,宪兵队长上田朴心开始诱降,让平戛老百姓送来一封劝降信:

绍群司令官台鉴:
前给你二华函,想你收到了吧?但未见回音,不知为何。刻弟的心里实实悬念你,又不知你的近况莫何。现今日出动平(平戛)、猛(勐戛)、龙(龙陵)一带,就是大扫荡平猛龙一带时期,而时间长。弟想着你同龙潞游击工作是多么的卑鄙,多么的痛苦,想我辈在社会立足,必须先要选着一条光明的大道去干,结果能得一个大大的光荣,成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不愧我辈出世干事一场。说到如此,希望你及早回心改道而行。弟可着带路之人,快来中山先生建设之大东亚阵工作,比你前干之工作,光荣十倍。你参加,弟一定保护你的生命、名誉及位置。请不要疑心,放心前来一叙。如有假言骗你,人格当(担)保。生则同生,死则同死。若刻间亲身不能来会,请速派你知心的弟兄来平嘎(在云南西部龙陵县境内,今称平达)日本宪兵队一会,弟对面讲,我心里时刻盼望你的一切。侯他来转达你,你就知道弟对你的诚恳处了。若是你来参加中山先生之大东亚建设阵的时候,决定委你龙平猛勇义工作队总司令官。因现在平戛地区宪兵队工作队长将三元卧床日久,病入膏肓,服务困难,大概辞职休养,故欢迎你协力,参加大东亚建设阵营。直(值 )是良好机会,天之凑成。接着信,请净(静)坐三思,并请来人或回书。祝你公私迪吉。
弟平戛日本宪兵队长上田朴心
中华民国三十三年一月十四日

文字:陈述

图片:陈述搜集

责编:张崇喜

主编:李   莉


父亲的忧伤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 传播文明  ——  引领风尚 ——



转载本微信号文章请注明:微美芒市

法律顾问:云南和序律师事务所 杨启文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联系我们
电话0692-2121628
Q Q1024977535
微信zhangxi1688888
投稿邮箱weimeimangshi@163.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