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爱申活】当90后年过半百,15分钟生活圈啥样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1-13 03:37: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040年10月,生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上观小编,将迎来自己的50岁生日。

 

《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草案》,为小编展现了一份美好蓝图。从2016年到2040年,上观小编将一边见证着自己的家乡朝着更卓越的全球城市不断努力,一边也在年年岁岁的成长中,看到了家门口的世界斗转星移般的变化。


2040年的襄阳南路

 

50岁生日前夕,家住襄阳南路的小编决定出门远行一年。离家甚久,为防止思乡心切,小编在启程前给自己定了一个小任务——把日常生活中每一件平凡小事记录下来,在异国他乡如果想家了,就回忆一遍自己每天会去哪里、做什么,想象自己就在家中从未离开。

 

于是,已经有些腰肌劳损伴随静脉曲张的中年小编,开始徒步在家里附近转悠:

襄阳南路近南昌路一处老式洋房小区。  舒抒 摄


从襄阳南路南昌路口的小区下楼,对面开了二十多年的千里香馄饨至今屹立不倒。沿着襄阳南路往南,全家便利店已经称霸上海30年,小编一路走过旺好旺点心店、巴比馒头、秦记面馆和其他小店,不知不觉走到曾经红极一时的永康路“酒吧街”。

 

那里附近的嘉善路,此前是一片接一片的五金店,现在已经变成像模像样的各类杂货店,卖有机蔬菜水果,也卖日常生活用品,从外国邻居爱吃的鹰嘴豆罐头到上海腐乳,一应俱全。

襄阳南路是上海市中心典型的“24小时不愁吃”马路。  舒抒 摄


没错,一路只关心“吃什么”的小编,此时居住的社区已经变成上海市中心典型的老外聚集区。

 

相比2016年时,“歪果仁”们还只把这里当做逛街、拍照、泡吧、“找乐子”的理想地点,2040年的襄阳南路沿线,已经变成了一片真正适宜各类人士居住的混合型街区:感冒了可以去复兴中路上的社区卫生中心配药;每晚陕西南路上的上海文化广场都有实验话剧可以观赏;客人拜访,这里的居民都建议大家搭乘公共交通,因为有数条轨交线和公交线在这里经过……


15分钟生活圈里有什么

 

对居住在市中心的老百姓来说,无论是2016年,还是2040年,一个住着舒服、出行方便的生活圈,本质都是一样的——看小毛小病方便,小孩能在家门口上优质学校,想吃什么基本都有,出行能靠公共交通,电影、话剧资源不缺,办事、上银行穿个靠谱居家服也能出门……

 

那么,从专业的角度来看,2040年上海要在全市范围内构建的“15分钟社区生活圈”,究竟意味着什么?

 

“构建15分钟生活圈,主要是要求所有的居住社区、产城融合的区域配备便捷的公共服务。”规划专家表示,有些区域人口导入多、建设速度快,但公共服务设施比较薄弱。因此,提出“15分钟社区生活圈”,正是为了人们的生活、工作都能更加方便。生活圈不仅仅要满足人们的生活配套,还要提供一定数量的社区就业岗位,让人们实现宜居、宜游、宜业、宜学。

布拉格的政府与社区服务中心  


2040规划草案中提出,“到2040年,保证每个社区生活圈内400平方米以上的公共开放空间,其5分钟步行可达率均达到90%以上”——具体到不能再更具体的要求了。

 

城市规划相关的研究学者认为,“15分钟生活圈”是一个短途生活圈的概念。在市中心的街道,生活圈完全可以锁定在15分钟的出行距离内;而在郊区,目前生活圈的出行时长可能需要被拉长到30分钟至45分钟。于是,“市区容易郊区难”,成为构建“15分钟生活圈”的核心问题。


更多社区规划师会出现

 

“15分钟生活圈”目标的提出,与城市末梢的规划和治理新理念的构建都有关系。

 

“过去,对城市的规划最末梢也只触及街道;而在上海2040总规中,对城市的规划可以细致到一幢房子、一片屋顶甚至一个窗台……”如何做到?社区规划师制度的引入就是最好的案例。

香港观塘区的一处邻里社区中心


“家门口的事老百姓都会关心,人人都有意愿参与建设家门前的15分钟美好家园。”专家告诉记者,在未来城市规划人才的培养中,会寻找越来越多能够将公众合理意见从技术上得以实现的规划师,让技术、专家、资源都变成公众的手脚,把老百姓的生活需求与城市总体规划相呼应。

 

2016年8月,上海市规土局发布的《上海市15分钟社区生活圈规划导则(试行)》中,为“15分钟社区生活圈”做出的定义是,在15分钟的步行范围内,要配备生活所需的基本服务功能和公共活动空间。基本服务功能包括了能满足公共卫生和文化需求的社区卫生中心、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以及能满足上海老百姓“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商业设施,同时还包括了公共体育、社会治安需要的其他设施。


邻里中心或是重要载体


2040年,小编如果不住在中心城,而是住在主城片区、郊区新城,“15分钟社区生活圈”能享受到吗?应该不是难事。

 

比如主城片区闵行,长期以来它究竟是市区还是郊区,一直是萦绕在新老上海人心头的一个有趣的问题。虽然闵行从产业、科研、到商业服务一应俱全,但目前在闵行的一些“巨型”居民区,出行、办事、看病和购物,“开门N件事”似乎都有些不便。

闵行区一处已经建成的邻里中心。 黄尖尖 摄


变化已经在发生。今年5月,闵行区最新推出了《关于推进邻里中心建设的实施方案》,其中提到的“邻里中心”,就是在街镇和社区之间搭建一个综合性的公共空间,提供医疗健康、生活服务、文体教育、公益互助以及借助区域化党建资源增设的个性化服务项目,比如上党课、过组织生活等等。

 

作为“15分钟社区生活圈”的一个重要载体,邻里中心还会不断丰富功能。在苏州河北部,普陀区于今年5月建立了长寿邻里中心。与一般的社区活动中心不同,这里的“邻里中心”提供老人的日间照料中心、面向创业者的创客空间,还有家庭课堂和心理咨询室,针对城市人的“城市病”和“城市烦恼”,提供能够摸到人们“痛点”的服务。

闵行一处邻里中心的活动室内。 黄尖尖 摄


2040年,小编虽然青春不再,但想到生活在上海这座城市将更舒适、更便利、更美好,还是十分期待哈!


本文图片摄影:舒抒 黄尖尖

来源:上海观察



伴读公事、伴君行事。



伴公汀是一个时政记者部落。我们拥有一批熟识的官员、基层公务员和专家朋友。从时事政情、政策发布,到公务人员关心的话题和爱好,都可能写进我们给你的“伴公汀专报”。


搜索微信公众号“伴公汀”,或加微信号“jiefangshizheng”就能找到我们。欢迎关注,欢迎转发,欢迎点赞,欢迎吐槽,更期待你的参与。来稿请投:shxw@jfdaily.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