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成员展示 >外国诗歌精粹 ||本期诗人:莱蒙托夫 里尔克 兰波(南兮主持)
外国诗歌精粹 ||本期诗人:莱蒙托夫 里尔克 兰波(南兮主持)
2020-03-27 01:38:09






                  本期诗人   莱蒙托夫  里尔克  兰波






乞丐



文/莱蒙托夫



在那神圣的修道院门口

站着个乞讨施舍的老人,

他有气无力,他形容枯瘦,

忍受着饥饿、干渴与苦辛。


他只是要乞求一块面包,

目光显示出深沉的苦痛,

但有人却拿了一粒石子

放进他那只伸出的手中。


同样,我带着眼泪和哀怜

在向你虔诚地祈求爱情;

同样,我所有美好的情感

永远为你所欺骗、所戏弄!


1830年


(余振 译)




战争



文/莱蒙托夫



烽火燃起了,我的朋友们;

光荣的旗帜也已在飘扬;

它用神圣的号角

快奔向血的复仇的战场!


别了,豪华的喧嚣的宴席、

引人赞赏的歌声的荡漾、

和那酒神的亲切的赠与、

神圣的罗斯、美丽的女郎!

爱情、虚荣与青春的毒鸩,

我将要把你们永远遗忘,

我将要重新自由地飞去

求取那永恒无上的荣光!


1829年


(余 振 译)





当着那苍黄色的麦浪在随风起伏



文/莱蒙托夫



当着那苍黄色的麦浪在随风起伏,

清新的森林在风声里也喧嚷不休,

庭院中紫红色的李子在那

当着那嫣红色的傍晚、金黄色的清晨,

那银白色的铃兰正长得挺拔俊秀,

洒满了馥郁的露珠,而从那丛林下

在向着我殷勤地频频点头的时候;


当着那寒冽的泉水把自己的心思

沉入了漠然的梦境,在山谷中湍流,

对着我低声地讲着它刚刚离开的

静谧的地方那神奇故事的时候,——


这时候才能平息住我心头的忧烦,

这时候才能舒展开我额头的颦皱,

我在那天国里才能够看得到

在人间我才真领会到幸福的根由...........


( 1837年)                                            

(余  振  译)






——在巴黎植物园


文/里尔克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在心中化为乌有。


冯至 译




秋日



文/里尔克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

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

让秋风刮过田野。


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

迫使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冯至 译





致俄耳甫斯十四行诗第二首



文/里尔克



它几乎是个少女,从竖琴与歌唱

这和谐的幸福中走出来

通过春之面纱闪现了光彩

并在我的耳中为自己造出一张床。


于是睡在我体内。于是一切是她的睡眠。

那永远令我激赏的树林,

那可感觉的远方,被感觉的草坪

以及落在我自己身上的每一次惊羡。


她身上睡着这世界。歌唱的神,你如何

使她尽善尽美,以致她不愿

首先醒来?看哪,她起立而又睡熟。


她将在何处亡故?哦你可听得出

这个乐旨,就在你的歌声消歇之前?

她从我体内向何处沉没?……几乎是个少女……


绿原 译





致俄耳甫斯十四行诗第三首



文/里尔克



神才做得到。但请告诉我

人怎能通过狭窄的竖琴跟他走?

他的感官是分裂的。在两条心路

的交叉处没有建庙为阿波罗。


正如你教导他,歌唱不是欲望,

不是争取一件终于会得到的东西;

歌唱就是存在。对于神倒是很容易。

但吾人何是存在?而他何时又将


地球和星辰转向吾人的生息?

青年人,它可不是你的爱情,即令

歌声从你的嘴里喷发出来,——学习

忘记你歌唱过,它已流逝一空。

在真实中歌唱,是另一种气音。

一种有若无的气音。神身上一缕吹拂。一阵风。


绿原 译




精灵



文/兰波



他是爱,是现在,因为他的房屋向着泡沫的严冬与

夏日的喧嚣敞开,他纯化饮食,他是飞逝的地域的魅力,

是驿站的超凡乐趣。他是爱,是未来、力量与爱情;站

在疯狂与烦愁之中,我们可以看见这一切掠过风暴的天

空和狂乱的旌旗。

他是爱情,是重新发明的完美理性,是永恒:天生

的爱的机器。我们都拥有他特许的和我们自身的惊恐:

噢,我们健康的享乐,权力的冲动,自私的爱和对他的

热情,而他爱我们是因为他的生命无限……

我们记着他,而他四处旅行……如果这种崇敬消失、

鸣响,他的诺言也发出回音:“让这些迷信、衰朽的躯

体,这些情侣和时代统统见鬼去。这世道暗无天日!”

他不会远去,不会再度从天而降,也不会完成为女

人的愤怒与男人的欢娱以及诸如此类的罪恶的赎罪:因

为这一切已然完成,他就是这样,曾被爱过。

噢,他的气息,他的头,他的奔波:形式与行动的

完美,可怕的迅疾。

噢,精神之繁盛,宇宙之博大!

他的身躯!梦的释放,被新暴力撕碎的恩宠!

他的视觉,他的视觉!所有古老的崇拜和由他而升

腾的痛苦。

他的岁月!在激越的音乐之中,所有翻腾、喧嚣的

痛苦随之消亡。

他的脚步!比远古的侵略更声势浩大的迁徙。

噢,他和我们!比失却的仁慈更亲切的骄傲。

噢,世界!新生的不幸的纯洁之歌!

他认识我们,爱过我们每一个人。要知道,在这冬

夜,从海角到天涯,从汹涌的极地到城堡,从人流到沙

滩,在众目睽睽之下,力量与我们疲惫的情感,呼唤他,

注视他,在雪原之上。海潮之下,迫随他的目光、他的

气息、他的身体和他的岁月。

                 王以培





文/兰波



从金阶梯,——在丝织的细绳、灰色轻纱、绿色天

鹅绒和类似阳光下青铜般的水晶之间,——我看见地黄

在银丝、眼睛和头发织成的地毯上开花。

播撒在玛瑙上的碎金,支撑绿宝石穹顶的桃花心木

柱,白绸缎织成的丛林,红宝石的细杖,纷纷簇拥着水

中的玫瑰。

有如睁着蓝色大眼睛身披白雪的上帝,碧海苍天诱

惑着大理石的平台上,一丛丛含苞欲放的玫瑰。


王以培译





致一种理性



文/兰波



你的手指在鼓上一敲,乐声纷纷散开,开始了新的

和谐。

你迈进一步,就有新人崛起,向前奋进。

你的头一转:新的爱情!你的头转回来:新的爱情!

“改变我们的命运,战胜我们的灾难吧.从现在开

始。”孩子们对你唱道。“提升我们的命运和心愿吧,

无论到达怎样的高度。”人们向你祈求。

你随时降临,遍及各处。

王以培译




王位



文/兰波



一个晴朗的早晨,在一个性情温和的民族中,一位

英俊的男人和一位美貌女子站在广场上对众人喊道:

“我的朋友们,我想让她当女王!”“我想当女王!”

她笑着,并不停地颤抖。他向朋友们讲述着启示录和最

终的考验。他们一个接一个昏倒。

而事实上,在每个清晨,当窗口拉开胭脂红的帷幔:

每个下午,当他们经过棕榈树的花园旁,他们都是国王。


王以培译





出发



文/兰波



看透了。形形色色的嘴脸一览无余。

受够了。城市的喧嚣,黄昏与白昼,日复一日。

见多了。人生的驿站。——噢,喧嚣与幻像!

出发,到新的爱与新的喧闹中去!



王以培译







文/兰波



晶莹的蔑色天空。一幅奇异的图画:一些桥,笔直、

凸起,或斜横低回,蜿蜒交错,形状在闪亮的河网中扭

曲,而所有的桥都那么悠长、轻盈,以致于有圆顶房屋

的河岸显得矮小、低沉。一些桥上坐落着几幢茅舍,另

一些竖着几根桅杆、一些信号旗和脆弱的护栏。微型的

和谐交织、伸展;绳索伸向陡峭的河岸。一件红衣清晰

可见,另一些服饰或乐器若隐若现。是通俗曲调。还是

高雅音乐,或是圣歌片段?河水灰蓝,壮阔如大海的手

臂。

一束白光降自长空,喜剧烟消云散。


王以培译





轻歌曼舞



文/兰波



迎着飞雪,伫立着一位高挑美人。随着死神的呼啸

与低沉的乐音,这美好的身躯像个幽灵,上升、扩展、

颤动;猩红与乌黑的伤口在高贵的身上闪烁。——纯洁

的生命色彩逐渐加深,跳跃,在视觉的舞台上旋转。——

战栗、升腾、沉吟,舞中生出的狂热风姿承担着死亡的

哀鸣,沙哑的乐音似乎来自我们身后遥远的世界,扑向

我们美的母亲,——她后退两步,亭亭玉立。噢!我们

的骨骼换了一副爱的身躯。

噢,灰白的笑剧、鬃丝的袖领,水晶的手臂!那门

大炮,我真想击出自己,投入飘渺的清风与丛林间的混

战!



王以培译





平凡夜曲



文/兰波



一阵风在墙板上吹开歌剧院的窗口,——掀开残破

的屋顶,——吹散门户间的隔墙,——遮蔽了一扇扇窗。

沿着葡萄园,一只脚踏在排水管上,——我走下来,

进入一辆老式四轮马车,从车上凸出的镜面、鼓起的挡

板和扭曲的座椅即可辨别它的时代。我那孤零零的睡梦

的灵车,笨拙的牧羊人的小屋,远方古道上四处飘零的

车马;右上角残缺的镜中,旋转着苍白的月光、落叶和

乳房。

——一种碧绿和幽蓝深深浸入了这幅图景。人们在

点点砾石附近卸下马车。

——这里,人们将掀起一场风暴,变态的人们、残

忍的野兽和军队。

(——车夫与梦中的野兽是否还会潜入森林,使我

没入丝泉。)

——我们被抽打着,穿过淙淙流水和四散的酒、汪

汪的犬吠……

——一阵风吹散了门户间的隔墙。



王以培译    








女诗人平台宗旨:安静 从容 和谐 真诚

收稿邮箱:2994616107@qq.com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

本期编辑:宋清芳(微信  sdfzsqf

特别鸣谢

    感谢《朔风》月刊,特别为我平台每期开辟【“中国女诗人”之页】。我平台集中向该刊物推荐以外,女诗人可请根据该刊物博客首页公告内容,投稿原创首发诗歌。刊物邮箱:shuof2008@126.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朔风


↓↓↓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女诗人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