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之美· 雍也第六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30 06:53: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雍也第六

                (共30章)

     6.1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译文】孔子说:“冉雍这个人,可以让他去做君主管理一个国家。”

    【老张解说】中国古代以面向南为尊位,天子、诸侯和大夫均是坐北朝南听政。但直接说谁可南面就不是指做一般的官员,因为《论语》里谈做官的地方很多,如“从政”、“仕”、“干禄”等,因此这里说南面应该是针对人君之位。朱熹在《论语集注》中说:“言仲弓宽宏简重,有人君之度也。”那么冉雍有什么特殊之处值得孔子老师这样称赞呢?首先他是孔门十哲,且在德行科,说明平时露脸很少的他在老师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其次,他言行稳重,不好与人争辩。上篇《公冶长》,有人评价冉雍“仁而不佞”,孔子严肃地说,“焉用佞?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不知其仁,焉用佞?”在同学们心中,冉雍已经做到了“仁”,非常了不起。《颜渊》篇中,“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仲弓曰‘雍虽不敏,请事斯语矣。’”《孔子家语·弟子行》记载他“在贫如客,使臣如借,不迁怒,不深怨,不录旧罪。”愿意按照老师所指“敬恕”的方向努力,且做到了只有颜回才能够的“不迁怒”等,冉雍的修养和胸怀气度,从此可见一斑。

 

6.2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

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

    【注释】①子桑伯子:鲁国人。②大:同“太”。

【译文】仲弓向孔子问子桑伯子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还可以吧,办事简要而不烦琐。”

仲弓说:“居心恭敬严肃而行事简要,像这样来治理百姓,不是也可以吗?(但是)自己马马虎虎,又以简要的方法办事,这岂不是太简单了吗?”孔子说:“冉雍,这话你说得对。”

    【老张解说】这里孔子提出了一个做事行政的原则:简化程序,利索果断。但是弟子冉雍把此原则补充得更为完整,增加了关键的前提,那就是敬,内心的恭敬严肃。有了敬业敬事的态度,简约办事才能高效利民;否则内心马虎不屑,办事简单敷衍,那就太不认真了。看来,冉雍的补充非常重要,正是从政者所应该谨记的,难怪得到老师高度的肯定。这也是上一章“雍也可使南面”的原因之一。

   2015年中国两会报告,有“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的要求,把冉雍的行政思想进行了完美的现代演绎。不任性,就是要对权力有敬畏感,依法用权,依法行政,从而实现简政放权,促进经济,服务民生。这样的执政理念和要求,至简,至真,至诚,至善。

 

  6.3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注释】①迁怒:将自己的愤怒转加给别人。②贰过:重犯同样的错误。③亡:同“无”。

【译文】鲁哀公问孔子:“你的学生中谁是最好学的呢?”孔子回答说:“有一个叫颜回的学生好学,他从不迁怒于别人,也从不重犯同样的过错。可惜他短命死了。现在则没有那样的人了,没有听说谁是好学的。”

【老张解说】孔子重学,好学是他给自己的最高评价。这次夫子把这顶桂冠奖给颜回,可见对颜回的褒奖之高。但孔子之学,主要是指道德修养。孔子夸赞颜回学得好,主要是因为其做到了不迁怒,不贰过,而现在没人能做到这两条,夫子很惋惜,也很失望。

回顾历史,遍观现实,反省自身,这“不迁怒,不贰过”实在太难了。先说这迁怒,把愤怒宣泄到不相干的身上,使无辜的人受牵连,这也许是人性的普遍弱点。有的人有点小权利,今天高兴,谁找他办事都好办,今天不高兴,再简单的事也不好办了。因此也有人总结出了找领导办事的秘诀,那就是先看领导的脸色,先打听领导的心情,不就是怕他迁怒于己吗!很多人在外面不顺心,受了委屈,回到家看谁都不顺眼,爱人不做饭啦,孩子没写作业啦,平时可能没什么,这次就会大发雷霆。对方明白顺从还好说,如果对方也顶上来,那家庭里马上就起战火硝烟。就连著名文学家朱自清也在《给亡妇》中深刻检讨自己:“老实说,我的脾气可不大好,迁怒的事儿有的是。那些时候你往往抽噎着流眼泪,从不回嘴,也不号啕。”南怀瑾先生讲过一个朱元璋和马皇后的故事。朱元璋又一次下朝回到后宫,和马皇后聊天,忆苦思甜后,得意忘言:“想不到我朱元璋也有今天!聊天结束,朱元璋就回去了,皇后马上叫来在旁伺候的两个太监,叮嘱其马上采取自保措施。事情正如所料,不多时朱元璋就清醒后悔了,身为天子皇帝,怎能在有外人在场时说出如此不上台面的话,他不怨自己,而是要迁怒于人,马上招来那两个太监准备杀人灭口,最后得知他们一个是聋子一个是哑巴,才予饶恕。还有世界上发生的恐怖袭击,战争史上出现的屠城等,也大多是迁怒造成的,只是这迁怒的后果实在太严重!

贰过,就是重复犯同样的错误,被同一块石头绊倒。现实中这也是很常见的现象,简单的像小孩子沉迷网络泡网吧,男人喝醉酒,那都是会贰过三过四过的。中的像轻信别人、相信谣言,也是会重复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大的像行政决策,凭经验,拍脑袋,学费交了一次又一次,代价不可谓不大,也属贰过一类。

要做到不迁怒,不贰过,既靠理性自制,又靠智慧判断,非圣贤所不能达到。颜回达到了,也让我们努力修炼!

 

6.4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济富。”

    【注释】①釜:古代量器名,也是容量单位,一釜相当于当时的六斗四升。②庾(yǔ):古代量器名,也是容量单位,一庾相当于当时的二斗四升。③秉:古代容量单位,一秉相当于当时的十六斛,即十六石。五秉即为八十石。④衣(yì):动词,穿。

【译文】子华(公西赤)出使齐国,冉求替他的母亲向孔子请求补助一些谷米。孔子说:“给她六斗四升。”冉求请求再增加一些。孔子说:“再给她二斗四升。”冉求却给了她八十斛。孔子说:“公西赤到齐国去,乘坐着肥马驾的车子,穿着又暖和又轻便的皮袍。我听说过,君子只周济急需救济的穷人,而不是周济富人。”

【老张解说】这个故事很生动,思想也很深刻。君子周急不济富,说明儒家的仁爱思想有轻重缓急的原则和针对性。

如果把“周急”叫做雪中送炭,那“济富”就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更符合人道主义。但现实是,人们往往更愿意锦上添花,不乐意雪中送炭。因为锦上添花更有心理舒适感,更能得到尊重和满足,而雪中送炭有时却需要顶着压力,或更需要点不求回报的道德奉献精神。雪中送炭不一定得到回报,而锦上添花却常常收获好处。这也就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道理吧。

想起原来一位领导年底研究救济对象时常说:救急不救贫。意思是贫穷的家庭多,救济不过来;或者是贫不贫的标准不好掌握。而如果谁家这一年发生了大事、急事、难事,就确定其为工会救济对象。这也算孔子思想的延伸吧。

 

6.5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

【注释】原思:姓原,名宪,字子思,孔子弟子。

【译文】原思给孔子家当总管,孔子给他俸米九百(斗),原思觉得太多,推辞不受。孔子说:“不要推辞。把多余的宋给你的乡亲们吧。”   

【老张解说】相传古代以五家为邻,25家为里,500家为党,12500家为乡。此处“邻里乡党”指原思的同乡,或家乡周围的百姓。

    原宪出身于宋国一个贫寒之家,他比孔子小36岁,年幼时就拜孔子为师。此章所记应该是孔子在鲁国任司寇一职时发生的事。原宪就是这样,他不是故意发扬奉献精神,而是真正的物质欲望很低,一生安贫乐道,不肯与世俗合流,真有点颜回师兄的范儿。据《庄子》记载,孔子死后,原宪居住在鲁国一个小巷内,住的小房子是茅草盖的屋顶,蓬蒿编织的门,破瓮做的窗,环境上漏下湿,吃的是粗茶淡饭。然而,原宪却不以为然,整天端坐陋室,兴致勃勃地弹琴歌唱。原宪的同窗好友子贡,做了卫国的上大夫后,穿着轻裘,坐着驷马高车,前护后拥,浩浩荡荡来到了鲁国看望原宪。因陋巷狭窄高车无法通过,只好下车步行。原宪衣冠不整,就出来和子贡见面。子贡见他这个样子,就关心地问他:“是不是生病了?”性格耿介的原宪朗声答道:“无财谓之贫,学道而不能行者谓之病,我没有病,只不过穷而已。”子贡被他这一顿抢白,很是惭愧。原宪站在门口,徐步曳杖朗诵着歌颂其祖先的诗歌《商颂》,声满天地,若出金石。

  读此章,我们可以感觉到儒家的观念:正当的报酬还是要拿的,不一定非要无私奉献,至于你用自己的钱财做慈善,尽可以自主选择。从孔子劝他尽可拿了周济他人的话,感到夫子的温情。

 

6.6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注释】①骍(xīnɡ):赤色,周人尚赤,用赤牲祭祀。

【译文】孔子在评价仲弓时说:“耕牛产下的牛犊长着红色的毛,角也长得整齐端正。人们虽想不用它做祭品,但山川之神难道会舍弃它吗?”

【老张解说】根据周礼要求,祭祀用的牛要纯红色的毛,周正的长角,并要单独饲养,不能用耕牛代替。这里又一次表达了孔子对冉雍的夸赞,说他虽然出身不好(普通的百姓贫寒之家,据说父亲也有点问题),但德行好,有才干,就像犁牛之子色红角正,具备了做牲牛的条件标准。这样德才兼备的人才,一定会得到重用。后来,冉雍曾做过季氏的管家,但因不愿屈志,又辞官不做,继续跟随老师学习。这一点更得到夫子赞赏。这里,也许是惺惺相惜,孔子对苦出身的人才表达了格外的看中,令人读了倍感温暖。

这种不重出身重才干的举贤思想,对后世有很重大的影响,意义深远。

 

6.7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译文】孔子说:“颜回这个人,他的心可以在长时间内不离开仁德,其余的学生则只能在短时间内做到仁而已。”

【老张解说】孔子又一次夸颜回,能够三个月不违背仁德要求,真正当得起一个仁字,其他人就只是一两天做到而已。《论语》中,三个月是个长时间,“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

修身难,主要难在坚持不懈。一位伟人说过,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雷锋可能像颜回,有恒心,有毅力,坚持做好人,做好事。

有当代专家论述人养成良好习惯的时间节点是21天,三周,看来要真正成为肌肉记忆,三周不行,得按圣人意见:三个月!呵呵。

 

6.8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

曰:“赐也可使从政也与?”曰:“赐也达,于从政乎何有?”

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于从政乎何有?”

【译文】季康子问孔子:“仲由这个人,可以让他管理国家政事吗?”孔子说:“仲由做事果断,对于管理国家政事有什么困难呢?”

季康子又问:“端木赐这个人,可以让他管理国家政事吗?”孔子说:“端木赐通达事理,对于管理国家政事有什么困难呢?“

又问:“冉求这个人,可以让他管理国家政事吗?”孔子说:“冉求有才能,对于管理国家政事有什么困难呢?”

    【老张解说】季康子,公元前492年继其父为鲁国正卿,此时孔子正在各国游说。据说他曾动过让孔子回国理政的念头,被身边人一番劝阻,只把冉求召回。8年以后,孔子返回鲁国,冉求还在帮助季康子推行革新措施。这里,孔子答季康子问,如果是周游后,就没有必要了;如果是周游时,那对话又是怎么进行的呢?或者是季康子即位前也未可知。

  端木赐、仲由和冉求都是孔门十哲,一个擅长言语,两个长于政事,绝对的高材生,早已具备担任辅佐君臣从事政治活动的条件,所以老师才这么自信、自豪的推荐。这里,孔子对弟子们特点的准确描述,也反映孔子心中的从政标准,即果断、通达、有才干。

 

  6.9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

    【注释】①闵子骞:姓闵,名损,字子骞,孔子弟子。在孔门十哲中属“德行”科。②费(bì):鲁国地名,为季氏采邑。③汶上:汶水北岸。

【译文】季氏派人请闵子骞去做费邑的长官,闵子骞对来人说:“请你好好替我推辞吧!如果再来召我,那我一定跑到汶水那边去了。”

    【老张解说】孔门弟子大多积极入世,希望在社会上一展抱负,但是在乱世之中,也会坚守自己的底线原则。像这位德行科达人、著名大孝子闵子骞,就因为出于对季氏的不认可,而不愿意为其做事,且以“出国移民”相威胁(汶上是指汶水以北,属齐国境内)。

闵子骞的态度应该最受孔老师赞赏。宋代大儒朱熹说:处乱世,遇恶人当政,“刚则必取祸,柔则必取辱,”怎么办?闵子骞用非暴力不合作的方法恰当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6.10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注释】①伯牛:姓冉,名耕,字伯牛,孔子弟子。在孔门十哲中属“德行”科。②牖(yǒu):窗子。

【译文】伯牛病了,孔子前去探望,从窗户外面握着他的手说:“真没办法呀,这是命里注定的吧!这样的人竟会得这样的病啊,这样的人竟会得这样的病啊!”

【老张解说】冉伯牛也是孔老师的挚爱,且属于德行好的一类。他和冉雍、冉求是什么关系?有人说是一个家庭(族)的兄弟关系,老大伯牛,老二仲弓,老三冉求,有道理,辈儿能排得上。

还有人说冉伯牛是冉雍的爸爸,因为前文有“犁牛之子且角”,说犁牛就是指伯牛。《说文解字》说:耕,犁也。从耒,井声。古代农业社会,耕牛是很重要的劳动力,在农民的心中地位很高。乃至中原农村地区,家里的孩子出生,起个小名,后边都带“牛”,如海牛、省牛、长牛、国牛、连牛……一开始还以为是女孩的“妞”,现在明白了。这样看,伯牛,也许就是大牛,大孩子,大小子。

伯牛得了恶疾,懂事的他把自己封闭在小屋里,坚决不让老师看望,一怕传染,而是怕已经变化的容貌惹老师伤心。孔子只好从窗户里抚摸他的手,发出令人痛心的哀叹:好人怎么没好命,好人怎么不长寿!几多无奈,几多哀伤,今天读来,仍令人唏嘘感叹。

 

6.11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注释】箪:古时盛饭食用的竹筐。

【译文】孔子说:“颜回的品质是多么高尚啊!一箪饭,一瓢水,住在简陋的小屋里,别人都忍受不了这种穷困清苦,颜回却没有改变他好学的乐趣。颜回的品质是多么高尚啊!”

    【老张解说】这是孔子夸奖颜回最著名的一句话!箪食瓢饮住陋巷,何其艰苦,别人忧愁,颜回却丝毫不影响心情,因为他有理想在,有追求在。因此颜回之乐不在贫苦,而在修身求道,自得其乐!因此,安贫乐道,不在安贫,重在乐道。因此孔子感动了,前后两次反复强调:贤哉回也!

这句话给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以很大的影响,影响了他们的思想观念,即要学习上进,修身提升,就要尽可能地减少欲望,让自己生活在简陋的环境中。所以,就有这样的格言:“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板凳坐得十年冷”“十年寒窗苦”“学好无涯苦作舟”……范仲淹从小就立下“不为名医,便为名相”的远大志向,少年只身求学时,划粥割齑、拒绝美食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流传至今。

 

6.12冉求曰:“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

    【注释】说:同“悦”。女:同“汝”,你。

【译文】冉求说:“我不是不喜欢老师您所讲的道,而是我的能力不够呀。”孔子说:“能力不够的人,可能会在半路停下来。现在你是画地为牢、原地止步的。”

    【老张解说】冉求是聪明人,也很有才能,老师曾寄予很大期望。但他老是

做一些不令人满意的事,如季氏旅于泰山而不救,季氏伐颛臾而不止,私自多给公西华的母亲粟米,为季氏聚敛钱财而无匡正季氏之德,都惹老人家生气,也都是孔子所说的画地为牢、不行大道的原因。

联系现实,中道而废,虽然不完美,但只要尽力而为,总比明知大道畏缩不前要好得多。

 

6.13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译文】孔子对子夏说:“你要做君子之儒,不要做小人之儒。”

【老张解说】有学者研究:儒,在最早时是一种司仪、巫祝的职业,到孔子时把儒塑造为有理想、有担当的知识分子。这里的君子儒是指有道德修养的纯儒,能明道致用的大儒,能经世济民的通儒;而小人儒则是指只为稻粱谋的俗儒,识见浅狭、不堪大用的陋儒,墨守成规、不知通变的迂儒。前类如董仲舒、韩愈、朱熹、王阳明、曾国藩及“最后的儒家”梁簌溟等。后一类现实中太多了,文学作品中如范进、孔乙己等。

子夏作为孔子的得意弟子,孔子思想学说的继承者之一,儒家学派的一份子,老师要求他要做君子儒,不做小人儒。

 

  6.14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尔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

    【注释】①澹(tán)台灭明:复姓澹台,名灭明,字子羽,孔子弟子。

【译文】子游做了武城的长官。孔子说:“你在那里得到了人才没有?”。子游回答说:“有一个叫澹台灭明的人,做事从来不走小道邪路,没有公事从不到我屋子里来。”

【老张解说】孔子极为重视人才,他教育弟子从政重在发现和使用人才。而子游的话反映了选材的一个标准:办事光明正大,不走小道邪路。联系现实,这一思想仍然具有积极意义。有些人办事首先不考虑按程序,而是走后门,托关系,抄近道。公事找领导,更多的是私事找领导,为了提拔晋升涨工资,白天找,晚上找,单位找,家里也找。几千年了,这方面进步不大,悲哉!

据说,子游虽然向孔子推荐了澹台灭明,但孔子见他长相丑陋,认为没多大才能,便没放在心上。后来,澹台灭明往南游学到吴地,跟从他学习的有三百多人。澹台灭明有一套教学管理制度,影响甚大,是当时儒家在南方的一个有影响的学派。其才干和品德传遍了各诸侯国。孔子听到这些消息,曾感慨地说:“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言取人,失之子羽”。

 

6.15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

    【注释】①孟之反:鲁人。此章应为《左传·哀公十一年》齐鲁之战中“孟之侧”事。

    【译文】孔子说:“孟之反不喜欢夸耀自己。(在一次战役)败退的时候,他留在最后掩护全军。快进城门时,他鞭打着自己的马说,‘不是我敢于殿后,是马跑得不快。'

【老张解说】这件事发生在公元前484年,鲁国与齐国打仗。鲁国右翼军败退的时候,孟之反在最后掩护败退的鲁军。孔子这里是在叙述,也是在表扬孟之反居功不夸耀。这样的做人风格是不是太曲意苛求了呢?境界太高,活得太累。这仅仅是个例,不能要求人们都这样做,这也不符合孔子率直的性格。

 

6.16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

    【注释】①祝鮀:卫国大夫,字子鱼,有口才。②宋朝:宋国的公子朝, 因貌美闻名。

【译文】孔子说:“一个人,如果没有祝鮀那样的口才,只有宋朝那样的美貌,在今天的社会上处世立足就比较艰难了。”

【老张解说】人只有美丽的外表,而无真才实学,是不能真正在社会立足的。

也有学者把此章解为,卫国不仅有祝鮀之佞,而且有宋朝之美,这样人受到宠爱,当今之世受其祸害是难免的了。

 

    6.17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

    【译文】孔子说:“谁能不经过门户而走出去呢?为什么没有人走(我所指出的)这条道路呢?”

【老张解说】孔子这里又一次触景生情,大发感慨。他所说的,是一个比喻,也是一个双关语:进出房屋经门户,仁义处世是正途。出门入户不需问,大道实行何难乎?

思想者的大孤独!

 

  6.18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译文】孔子说:“质朴胜过文采,就流于粗俗;文采胜过质朴,就流于虚浮。只有质朴和文采配合恰当,才是个君子。”

【老张解说】这是孔子思想中君子人格的经典描述,它影响了我们几千年,塑造了中国人的民族性格。此章也是孔子中庸思想的经典论述。

对于人而言,内在的品性,率真的天性,没有任何做作和修饰的个性,这些都属于“质”的范畴,是本真的自我。后天的教育,文化礼乐的修养,符合社会人群伦理要求的言行举止,这些都属于“文”的成分,是修炼的自我。这两方面如果能平衡协调的体现在一个人的身上,做到既是性情中人,又有较高的文化修养,才算是达到了最高境界。过于偏重前者,如张飞,稍显粗野。过于偏重后者,如孔已己,就显得太斯文,太酸,有些迂腐,甚或虚伪了,成了书呆子。两者兼美如诸葛孔明,就非常难得。当然,孔子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好学知礼,温文儒雅,又感情丰富,淳朴可爱,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君子。

    文质彬彬,是一个人内外和谐的表现。记起本地一位学者提出,现代人要追求外表、内涵、趣味的和谐统一,做一位“色香味俱佳”的人。我想,这是“文质彬彬”的现代诠释吧。

    需要说明的是,文质彬彬在现当代出现了语义变化,成为了专指人言行举止“文雅文明有涵养”的意思,这是单单强调“文”的一面的结果。词义发展是正常现象,常常脱离了本意,但因为约定俗成,只能随波逐流,到哪儿说哪儿了。呵呵。

 

6.19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注释】①罔:诬罔,欺罔,不正直。

【译文】孔子说:“一个人能够生存是由于正直,而不正直的人能生存下来,那一定是他侥幸地避免了灾祸。”

【老张解说】人要生活得更好,还是要规规矩矩,诚实正直,所谓直心道场。靠虚伪耍滑处世,结果一定不会好,就是好也是一时侥幸而免。真正懂得这个道理才是有福之人。

现实中,侥幸生活之人的例子很多,你怎么看?

 

    6.20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译文】孔子说:“(对于任何学问和事业)懂得它的人,不如爱好它的人;爱好它的人,又不如以它为乐的人。”

【老张解说】这句话深刻地揭示了人生学习修身的三种境界:知道明白的初级境界,积极追求的道德境界,乐在其中的审美境界。

用学生做例子,知道学习,按时完成作业,是第一层次;为了父母期望,乃至为了理想追求,发奋学习,是第二层次;陶醉于知识的魅力,乐而不疲,是最高境界。用教师做例子,知道按时上班,按时上课,完成职责要求,是第一层次;对教育有兴趣,理解教师的责任使命,积极想办法做好工作,是第二层次;从心底里喜欢孩子,享受教育改变一个个生命的乐趣和幸福,是第三层次。

有人说,孔子的学生一般达到了知之的境界,优秀的弟子达到了好之的境界,而颜回和孔子达到了乐之的境界。

读书人往往有这样的体验,有了闲时间,有了闲心情,一杯清茶,一本好书,或坐或卧,静下来,读进去,忘却世事变幻,忘却人情冷暖,忘却今夕何夕,与书中人物同喜同忧,快哉快哉!此乃“乐之”的审美境界。

 

6.21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

    【译文】孔子说:“具有中等以上才智的人,可以给他讲授高深的学问;在中等水平以下的人,不可以给他讲高深的学问。”

【老张解说】作为伟大的教育家,孔子早就明白道有高下,智有深浅。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弟子三千,智力有别。因此才有因材施教,多元发展。这是理性态度,是科学精神,这对我国教育学的形成和发展作出积极贡献。反而现在有人喊出“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学不会的学生”的极端口号,不承认差别,教育终将无路可走。

当然,批判孔子时,这句话也曾被解读成对没文化人的歧视。

 

6.22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

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

    【译文】樊迟问孔子怎样才算是智,孔子说:“专心致力于做好老百姓的事情,尊敬鬼神但要适当远离它,不亲近,不迷信,就可以说是智了。”樊迟又问怎样才是仁,孔子说:“仁人对难做的事,做在人前面,有收获的结果,他得在人后,这可以说是仁了。

【老张解说】本章提出了“智、“仁”等重大问题。这里重点说说孔子的鬼神观:敬而远之。意思是尊敬鬼神又有所顾虑而不去过分接近,更不迷信。在《论语》中,谈到鬼神的几处有: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为政》);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八佾》);

    子不语怪、力、乱、神(《述而》);

    子疾病,子路请祷。子曰:“有诸?”子路对曰:“有之。诔曰:祷尔于上下神只。”子曰:“丘之祷久矣”(《述而》);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先进》);

    还有这次的“敬鬼神而远之”。

    从以上可以看出孔子对待鬼神,既不否定,也不迷信,是一种存而不论、敬而远之的态度。这在两千多年前科学不发达的时代,非常难能可贵。他主张将鬼神和人事予以明确区分,教育人们淡化虚幻的鬼神,关注现实的人与事,引导人们做好符合道德礼仪的事情。这应是一种以人为本的思想萌芽。另外,孔子把祭祀活动跟怀念祖先结合起来,要求人们以真诚崇敬的态度对待,借此弘扬孝道、仁心,积极促进社会伦理秩序的建立。

    鲁迅曾说:“孔丘先生确是伟大,生在巫鬼势力如此旺盛的时代,偏不肯随俗谈鬼神。”我想,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竟没有形成传统意义上的宗教观念,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儒家学派的这种鬼神思想影响的结果吧。

    敬而远之,在后来渐趋贬义和讽刺,意思是无“诚敬”之意,但不敢得罪,只是表面上尊重,实际上疏远罢了。这是汉语词汇变化的结果。

 

6.23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译文】孔子说:“聪明人喜爱水的品格,有仁德者喜爱山的品格;聪明人灵动,仁德者沉静。聪明人快乐,有仁德者长寿。”

【老张解说】此章孔子比较着谈仁者和智者的性格特点和人格特征。请参考李泽厚先生的解读:用山、水类比和描写仁、智,非常聪明贴切。作为最高生活境界的“仁”,其可靠、稳定、巩固、长久有如山;作为学习、谋划、思考的智慧,其灵敏、快速、流动、变迁有如水。真正聪明的人之所以常快乐,不仅因为能够迎刃而解各种问题,而且因为了解人生的方向和意义而快乐。“仁”则似乎更高一层,亦无所谓快乐不快乐,他的心境是如此的平和宁静,无所变迁,成了无时间的时间:寿。

南怀瑾先生则把此章断句为: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意思是智者的乐是动性的,像水一样;仁者的乐是静性的,像山一样。说智者喜欢水,仁者喜欢山是不对的。

 

6.24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

【译文】孔子说:“齐国一改变,就可以达到鲁国这个样子;鲁国一改变,就可以达到先王之道了。”

【老张解说】这里孔子拿齐国和鲁国做比较,褒贬之情明显。当时的齐国虽然经济发达,国力富强,但在文化方面较弱一些,不如鲁国保存比较完备。鲁是周公的后代,保存周礼最好。鲁国再努努力,就可以达到先王之道了。这也反映出孔子对恢复东周文明的迫切愿望。


6.25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

    【注释】(gū):古代盛酒的器具。

【译文】孔子说:“觚不像个觚了,这也算是觚吗?这也算是觚吗?”

    【老张解说】觚,据说一开始是上圆下方,有棱,容量约有二升。后来觚被改变了模样和大小,所以孔子认为觚不像觚了。

    孔子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一心要恢复周礼。他认为,周礼是根本不可更动的,从井田到刑罚;从音乐到酒具,周礼规定的一切都是尽善尽美的,甚至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面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孔子就像一个老愤青,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在这里,孔子概叹很多事物名不符实,所以坚持主张“正名”。

     这里伤心感慨的孔子是不是有些复古和保守呢?也许你觉得老夫子太不接受新生事物了,这也是他后来遭受批判的一个方面。

    如果把它作为孔子生活中偶然的兴发感慨,是不是也很有趣呢?


    6.26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译文】宰我问道:“对于有仁德的人,别人告诉他井里掉下去一位仁人,他会跟着跳下去吗?”孔子说:“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君子可以到井边去救,却不可以陷入井中;君子可能被欺骗,但不可能被愚弄。”

 【老张解说】宰我就是这么尖锐,不管老师喜不喜欢,他就是要把自己心中的怀疑和不解说出来:仁德之人是不是容易受骗上当,是不是有时显得很傻很可爱?老师摊上这样的学生也是够挑战的。

说实在的,孔老师的解释有点弯弯绕,可能是气急的缘故吧,大意是你不要出这样的刁钻古怪的假设题,君子仁者也不傻,也会动脑子;他可能一时受骗,但不会永远被迷惑。有趣的是,100多年后,孟子和学生万章也对类似话题进行了讨论。万章从舜和其弟象的故事谈起,象千方百计要杀害哥哥,当看到舜时又故作亲热和思念,舜也高兴地附和。万章的问题是舜难道不知道这个弟弟的险恶用心吗?孟子回答,当然知道了,舜以弟弟的喜忧为喜忧。万章又问:那么舜是伪装高兴吗?孟子说,否,舜以诚信之心相信象的爱兄之意。接着,孟子便举了郑国名相子产的例子,说子产一次收到别人赠送的活鱼,就命校人养在池中。校人偷偷把鱼做熟吃了,回来却告诉子产说:“刚开始那些鱼看起来很疲累的样子,过一会儿就变得自由自在的,迅速地往池塘深处游去了。”子产高兴地说:“这些鱼算是找到了应该到的地方,找到了应该到的地方啊!”校人出来后得意地说:“谁说子产有智慧呢?我明明把鱼做熟吃掉了,他还说:‘找到了应该去的地方,找到了应该去的地方。’”孟子最后总结道:“故君子可欺以其方,难罔以非其道。”对君子用合乎情理的方法来欺骗是可以的,但却很难用有悖大道的手段来蒙骗他。(《孟子·万章上》)对以上两个案例,当代学者杨伯峻先生断言:校人的欺骗子产,就是“欺之以方”,而宰我的假设便是“罔以非其道”了。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合情合理地相信别人,仁者会这么做,智者也会这么做。不能因为出现好心好意而上当受骗的事情,就动摇了相互信任这条重要的社会底线和处事原则。在欧洲,很多商品都可以在一定期限内无条件退换货,致使一些外来游客投机取巧,采购一些商品使用,等行程结束时就退掉。对此,商家无可奈何,而无良顾客暗自庆幸。在城市街道,在地铁车站,在旅游景点,我们常常看到一些流浪乞讨人员。由于媒体对假冒乞讨者的揭露,很多行人对伸过来的乞讨之手不屑一顾,但慷慨施舍的人也大有人在。一个朋友就是这样的人,他曾对好心奉劝的人坦然地说:“我也许被他(她)骗了,但我没骗自己的心。”令人肃然起敬。

因此,面对宰予的疑问,我们可以理直气壮的回答:好人不傻,请别愚弄之,更不要出古怪刁钻的问题刁难之!就像为了考验男人,设置老娘和老婆同时掉进水里的情境,问他先救谁,这样带有愚弄性的问题,是考察不出人品好坏和智慧高下的。

 

6.27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注释】畔:同

【译文】孔子说:“君子广泛地学习古代的文化典籍,又以礼来约束自己的言行,也就不至于离经叛道了。”

    【老张解说】学习文化,用礼约束,才能不走弯路,成为正人君子。

 

 

6.28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注释】①南子:卫灵公夫人,长期把持朝政,又传有生活作风问题,名声不好。②矢:发誓。

【译文】孔子去见了南子,子路听说后很不高兴。孔子发誓说:“如果我做了什么不正当的事,让上天谴责我吧!让上天谴责我吧!”

    【老张解说】子见南子,这是中国文化历史上的最大绯闻,几千年来纠缠不清。

    作为卫灵公的夫人,南子由于美艳无比,放荡不羁,因此一时名动天下。她久慕孔子之名,恰巧孔子来到了卫国,于是,南子便召见了孔子。据《史记》记载:南子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愿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孔子曰:“吾乡为弗见,见之礼答焉。”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

    这应该是“子见南子”故事的最早版本。其实,这一次会见,不过是极普通的一个身处异国他乡的文人与一位国君夫人的见面,本来无可厚非。然而,因这位国君夫人是一个以淫乱闻名的女人,因此,这个故事长期以来就被蒙上十分暧昧的色彩。就连司马迁写这件事情时,因认为“非正道也”,而只写到“环佩玉声璆然”便嘎然停笔。也正是司马迁的停笔给后世留下了无限想象的空间。

    媒体记载了发生在“五四”时期的一段公案。当时跟鲁迅关系还不错的林语堂,居然将“子见南子”演绎成了一出独幕话剧。 19296月,山东省立第二师范学校的学生排演了林语堂的这出《子见南子》独幕话剧。要知道,这所学校就在孔子的老家曲阜,当时男女同台演戏、台上的古人说着现在的新名词,都是相当新鲜的事情,这出戏一时间便轰动起来。二师的学生备受鼓舞,便又在孔庙前加演了一场。这加演的一场无疑就是要在至圣先师的孔庙前“示威”了。这一下可好,孔家的后代不高兴了。他们写了一封署名“孔氏六十族人”的信递到教育部,状告二师侮辱祖宗,要求撤换校长。

   谁知这封上告信转到了孔祥熙的手里,他又将上告书转呈蒋介石,于是蒋介石煞有介事亲令“严究”。可那时候不是“独尊儒术”的尊孔时代,“打到孔家店”都喊了好些年了,当时的教育部部长蒋梦麟和副部长马叙伦都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新人物,山东教育厅厅长也是五四时期的北大学生,他们自然不会偏袒孔圣人。结果,教育部的结论是,学生演戏不等于侮辱孔子,二师校长以另有任命为由调走,并不处罚,各校以后不许再演《子见南子》。于是,山东又拉开了以反封建为名的学生运动高潮的大幕。

近年周润发周迅主演的电影《孔子》理所当然地把“子见南子”的故事搬上了银幕,没想到仅曝光了四十五秒的预告片,就很快遭到了孔家第七十五代直系子孙的责问,要求对影片中“子见南子”这段情节进行重大修改。预告片中,周迅扮演的“南子”暧昧地对孔子说“你爱不爱我这样名声不好的女人”,这话搁在现代女性这里,也有些难以启齿。当然电影毕竟是电影,艺术一把也是让人可以理解的。

这里有几点需要搞清楚:一是南子应该对孔子没什么“冒犯”,长得漂亮就是罪过吗?卫国君臣和南子对孔子师徒应该是不错的。二是对待绯闻流言,要有正确态度,流言止于智者,不能随之起舞。第三是孔子面对弟子的“甩脸”,表现出的急于划清界限的态度,倒显得夫子的可爱有趣来。

 

6.29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译文】孔子说:“中庸作为一种道德,应该是最高的境界了吧!人们缺少这种道德已经为时很久了。”

【老张解说】这里提出了儒家最高的道德标准:中庸。       

关于中庸,后人批孔往往误解了中庸之意,把它等同于“老好人”和平庸之意。其实不然,朱熹说:中者,无过无不及之名也。庸,平常也。当代学者杨朝明这样注解:中庸就是用中的意思,……中庸就是不偏不倚的平常道理,即是无过无不及,恰到好处。易中天讲解中庸为:“中”解释为“不走极端”,“庸”则理解为“不唱高调”。

    孔子后人子思详解此意,写成《中庸》一书,实在博大精深。

    中庸作为思维方法,于今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近代,中国人有极端思维导致极端言行的例子不少,诸如“砸烂批臭”“万恶”“万寿无疆”“永远健康”,等等

 

  6.30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注释】尧舜:传说中的上古两位帝王,是孔子心目中能达到内圣外王境界的榜样。能近取譬:能就近以自身作比。比喻能推己及人,为别人着想。譬:打比方。

【译文】子贡说:“假若有一个人,他能广泛地给予民众恩惠,又能在紧急时周济大众,这样如何?可以算是仁人了吗?”孔子说:“岂止是仁人,简直是圣人了!就连尧、舜尚且难以做到呢。至于仁人,就是要想自己有所成就,也要帮助别人有所成就;自己想通达,也要帮助别人通达。凡事能就近以自己作比,将心比心,推己及人,可以说就是行仁之法了。”

    【老张解说】此章提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是实行“仁”的重要原则。强调行仁道要从自身做起,要从小事做起,推己及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一步一步来,就是实践仁道了。

   儒家的道理很大,儒家的做法也很简单,让我们切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