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原野》,曹禺父女跨越八十年的对话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1-13 16:52:2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937年,曹禺先生创作了话剧《原野》,这是中国戏剧史上的一部经典之作。80年后,曹禺的女儿万方写成了一部《新原野》。

△话剧《新原野》剧照

制作人王可然第一次看到万方的剧本就被打动了,为了给《新原野》找到合适的主演,王可然苦苦“追”了王姬和冯宪珍数年,终于等到王姬和冯宪珍分别答应在剧中扮演媳妇“六团”和婆婆“服仙”。

11月25、26日,它将来到南京保利大剧院,让南京的戏迷一饱眼福。



    《新原野》原著小说是万方自己创作的《杀人》,1994年发表在《收获》上,还是个头条。《杀人》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一个相对封闭的农村,女主角六团,婆婆服仙,作为丈夫、儿子的鞠生想要离婚却被两个女人拒绝,纠葛几十年,每个人都活在痛楚里,最终以悲剧结尾。以此改编的话剧《新原野》基本遵循这一故事框架。而这个故事的部分内容,其实也还是来自身边的事。

△话剧《新原野》剧照

    这部悲剧色彩浓厚的现实主义小说改编为剧本后,最终定名为《新原野》,但跟曹禺的代表作之一《原野》并没有故事渊源上的承接性,两个剧本唯一相关的,可能是万方自己。近60岁开始,万方才真正把创作精力放到话剧上。“从开始写话剧后,我就想写个像《原野》那样有强烈爱恨情仇的故事,终于能动笔改《杀人》了,就干脆叫成《新原野》吧。”

演这部戏,王姬接连病了两场,成都站发高烧,北京站嗓子发炎。

“从来没接到这么累的一个戏,早知道可能不接这个戏了”。为此,她还试图向制作人王可然请辞。

△导演拉姆尼和冯宪珍(左)讲戏

王姬初看剧本时,觉得这戏难排,也难演。“六团在舞台上生活在现实空间的机会很少,她常以一个自述者出现,很多地方要站在麦克风前面面向观众,就像在审判席上为自己辩解。同时,她又是讲述者和参与者,我觉得她在这戏中起码有三四种身份。最难的就是那种‘间离感’和跳跃性,如果处理不好,这部戏就会散掉。”

△话剧《新原野》剧照

    导演拉姆尼·库兹马奈特同样是位女性,她没有把这部戏的重点放在对社会环境的营造上,年代的处理也显得有些模糊,而是对准了人物的性格与命运,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部戏的音乐运用丰富,且富有层次感,使得这个有些“间离”的剧本整体风格很统一。

谈到与拉姆尼导演的这次合作,王姬感觉也很不一样,“她很大胆用一些喜剧的东西来衬托出悲剧。我觉得这个理念也对,大喜和大悲是并存的,不见得所有的人都会因为六团而悲哀,所有人都要垂头丧气地生活。”

△话剧《新原野》剧照


问到排演过程中最难把握的地方,王姬说,六团这个人物可能演起来费力不讨好,除了人物呈现上的“间离感”,语言上也很纠结,“一会儿是文绉绉的语言,一会儿是六团农村女人的语言。我也跟万方老师探讨过,能不能改成乡土味重一些的语言,但万方老师觉得那样就丧失了剧本本身的诗意了。”

对于长年在舞台上“摸爬滚打”的话剧常青树冯宪珍来说,她扮演的“服仙”在舞台上张弛有度,也能让观众感受到中国农村女性被生活磨砺后的样子。

△话剧《新原野》剧照


王姬说:“冯老师是特别有才气的艺术家,她在剧组是主意最多的,经常有很多好点子。”对于六团和服仙的关系,王姬觉得,这对婆媳呈现了中国传统女性的不同阶段侧面,而六团也慢慢活成了服仙的样子。

图片来源于《周末》报2017年10/26期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