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成员展示 >重庆玩家|愿我们可以在一起相爱相杀一辈子
重庆玩家|愿我们可以在一起相爱相杀一辈子
2021-10-28 09:50:40



一座城市充满活力,是因为有这么多鲜活的个体。他们追逐时尚,他们爱好玩耍,他们肆意青春,也是他们,凝聚了这座城市的很多角落,拉近了这座城市与其他城市的距离,创造着这座城市崭新的记忆。在重庆,有很多的“三国杀”玩家,他们潇洒自在、快意恩仇,他们把生活过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这满满的正能量,属于所有坦荡的青春,属于所有这座城市里蓬勃向上的人。




2009年的时候,偶然的一次机会,让我接触到三国杀,从此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那段时间里经常和大学的室友玩到熄灯,熄灯之后点着蜡烛接着玩。然而,毕业之后,因为大家天南海角各走一方,三国杀牌局成为了一个奢侈的词,剩下更多的只是网上的独自消遣。

 

2011年,误打误撞加入了一个同城的三国杀QQ群——三国杀不杀,没想到因此竟遇上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开启了人生“没节操”的新篇章。





初 识



“大家好,我叫亦然,打牌一年多,最喜欢的武将是孙权。”


“您好,我是群主raffee,欢迎你的到来。”


……


几十个人从最开始简单的寒暄,到之后慢慢变的熟络起来,最初的时候偶尔会相约一起网杀,但总觉得不过瘾,于是一群人撺掇,咱们找个地方组个牌局面杀吧。


最终,在江北区一个隐藏在小区里的会所,一个花红柳绿的小院子里,我们有了第一次面杀。





第一次杀友见面,闹了很多笑话。


“请问你是舵主吗?”


“啊,我不是,我是传龙,你是?”


“你就是乱马?原来你真是女的,我一直以为你是男的呢。”


“哇,橙子你本人真的好美呀。”


用现在的话说,各种尬聊,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好在,我们是有共同话题的,大家坐下来,拿起了牌,尴尬的感觉慢慢地就烟消云散,气氛也就逐渐融洽了。





后来,来打牌的人越来越多,有被自己的朋友同事带来打牌的,有去隔壁参加音乐聚会看到这边这么热闹,就凑过来现学现打的。记得有一次,突然有一个人高马大明显外国面孔的人走了进来,我们面面相觑还在犯愁怎么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他自己突然用带着陕北口音的普通话跟我们自我介绍:“我叫MatthiasGoebel,中文名叫刘泽思,是一个德国人,现在在北大念书,请问我能和你们一起打牌吗?”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的我们前仰后合,赶紧拉着他加入牌局。

 

打牌的时候他还念叨:“跟你们打牌太好玩了,网上玩家的素质太差,动不动就埋怨队友,要不就张口三字经,烦死我了。”


渐渐地,每个周六的下午,成为了我们一周中最期待、最欢乐也最回味无穷的时光。



 


王 者 之 战



三国杀官方每年都会举办线下比赛,称为王者之战。


自认为实力超群的我们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比赛,于是拉帮结伙同时组了好几个战队一起参加比赛。

 

其中有一年的比赛中,我们刚好遇到了去年的全国冠军,对手的实力确实很强,我方手里的武将一个一个阵亡,比分也到了0:3,对方手握三个赛点。


此时,我方剩下“郭嘉、太史慈、曹操”,三个人你瞅瞅我,我看看你,商量了一下:“反正已经这样了,不如就拼了。”


,攒了一招【万箭齐发】,此时郭嘉站了出来,昂首领命受了曹操这剂【万箭齐发】,因为身负重伤的自己可以从牌堆里换得两张新牌,遂将新获得的【铁索连环】和【火杀】交给了太史慈,太史慈不负众望,获得了可以一次【】两个人并且可以多出一次【】的机会。于是太史慈首先把对方残血的张辽、甘宁和郭嘉“锁在一条破船上”,然后第一刀继续砍向那个还在求被打的郭嘉以及张辽身上,郭嘉再次用自己的一滴血换来了【铁索连环】和【】,对方的张辽和甘宁也同时受到这点伤害,双双阵亡,DOUBLEKILL


对方台下的荀彧和孙权抖了抖衣服上的褶子,走上了战场。太史慈转身再战,将对方的甄姬和荀彧同锁一船,残血的甄姬、荀彧先受到了同船的两点伤害,然后又遭受了酒杀的两点伤害,TRIPLE KILL!孙权看了看手里的牌,叹了口气,无力回天,遗憾的摇了摇头。QUADRA KILL!我们最后以4:3的比分完成了史诗级的逆转。这一场比赛也被官方记录在册,史称“子义之战”


而那次比赛,最终我们获得了当年的城市赛冠军,跻身全国八强。





属 于 全 部 人 的 婚 礼



可能是因为有着共同的爱好,多年过去,我们这个团体的成员已经遍布全国各地,距离不再是阻碍大家成为朋友的原因,其中还凑成过多对情侣,成功领证的就有四对。

 

重庆、北京、衢州、吉林……都是我们见证这些新人们幸福时刻的地方,当然,参加婚礼的过程中打三国杀也是少不了的一项活动。

 

新婚前夜,新郎新娘来看我们,新郎干看着我们玩觉得不过瘾,于是把西服挂起来,撸胳膊挽袖子亲自上。过了一会电话响了,接完电话:“老婆你来替我一下,爸让我给他拿个东西。”


所以,如果你问我们,在杀友的婚礼上经历过最刺激的事情是什么?答案莫过于——在新婚前夜陪着新娘新郎杀到半夜四点转身直接去婚礼现场,然后在洞房花烛夜和新人们一起再杀到第二天凌晨。





旅 行



2014年5月,三国杀不杀小分队第二次踏上进藏之路。


我们和外地的朋友约好在重庆汇合,大家从重庆出发,自驾前往677公里外的康定,随后一路向西,终点是布达拉宫。


在这十几天的旅途中,我们经历过超级大堵车。二话不说,掏出三国杀放在车前机器盖上就开打。条件十分艰苦,过程十分欢乐,周围围观群众无数。然而欢乐并没有持续多久,一阵狂风吹飞了所有牌,我们一群人四散狂奔到处追牌,成为了堵车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我们还经历过车坏在途中坐等救援。在等待的间歇,我们坐在加油站路边的地上,在车身挡住的一小块阴凉下,坐好开始打牌。还记得那天夕阳西下,天边彤云万里,头顶成群的蚊虫盘旋,原本烦躁的等待,却因为和好友们在一起,也变得有了意义。





在高原上,很多人出现了高原反应,应对高原反应最好的良药就是打牌。每天晚上睡觉前来两把,高反似乎都没那么严重了,晚上睡得也能香一点。


历经了千辛万苦,在一个微热的傍晚,我们终于开到了拉萨。经过布达拉宫的时候,正好赶上夜里点起了灯,我们几个车一起放着歌,在对讲里一起唱着《回到拉萨》,那是全行程里最美好的记忆点。


如今想起来,当时的画面仿佛被加了一层金色的滤镜。每一幕都闪着金光。

 




爱上一群人,爱上一座城



一转眼,我们相识六年了。彼此的关系早就不仅仅是“杀友”了。三国杀不杀的北京群和重庆群结成了最不可思议的友谊。每年几次,大家要坐着飞机来回串门成了家常便饭。重庆还变成了北京的小伙伴们最爱的外地,没有之一。


我们可以一起耍帅耍酷出风头,也能一起二,一起走过人生各种酸甜苦辣。感谢六年来几千个小时的陪伴,几万公里的自驾和数不清的各种旅行。

 




打坏了上百副的三国杀纸牌、参加过无数次比赛,赢得过荣耀也共同经历过痛苦。在暗黑魔兽一起立了比星星还多的坟头、在上百个密室里从弱智成长为满级玩家。一起潜水一起看话剧一起过各种节,从谈恋爱到全国各地办婚礼到装修,一起体验着彼此的人生阶段。


就这样,让我们一起慢慢变老吧。

 


-


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跟你玩三国杀的人是谁吗?

现在TA在哪呢?

来聊一聊你跟三国杀之间的故事吧!





- 图片由作者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作|者


亦  然 


80后

食草男

爱猫胜过爱狗

在陌生的人面前安静,在熟悉的人堆里疯狂

人生于我,是碗菠菜汤




图文容为源重庆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

搜索微信号:yuan-chongqing

关注「源重庆」


独立重庆观察

独特重庆趣味



你眼中的重庆是什么样子?


不管是记忆中的老街老巷;

尘封的故土往事;

还是青涩的校园情结;

只要是发生在这座城市的故事,你来写,

老源讲给大家听。


征文请发送至以下邮箱:

yuan-chongqing@qq.com


一经采用,给予报酬,静待雅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