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成员展示 >【农历九月二十】| 纪念弘一大师诞辰137周年: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农历九月二十】| 纪念弘一大师诞辰137周年: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2020-02-15 02:07:27

农历九月二十

纪念弘一大师诞辰137周年





11月8日,农历九月二十,是律宗十一祖弘一大师诞辰纪念日。


他用一生躬身修行,

普度众生,光照人间。

正如他给弟子的遗书: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

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问余何适,廓而忘言,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求学之路,心系祖国,光芒初绽   


1880年,他诞生于天津一个姓李的富裕盐商家,初名广平,又名成蹊,字叔同。


他五岁时,父即去世,年轻的母亲对他管教极严。他成年后奉母南下至上海居住,与松江许幻园、宝山袁希濂、江湾蔡小香、江阴张小楼结为天涯五友。


1905年母亲逝世,他决心东渡日本留学,临行前填了一首金缕曲词:“破碎河山谁收拾,零落西风依旧。”


他考入东京美术学校从名师学习西洋画,在校外亦从名师学西洋音乐,专攻钢琴和作曲。

(李叔同留学照,图中留着胡子、深色衣服的就是他。)


 又慨于祖国文艺的落后,他联合留日同学组织戏剧团体——春柳社,排演了“黑奴吁天录”和“茶花女遗事”等西洋名剧,并亲自扮演女主角,这是中国人演话剧最初的一次。


同时独力主编音乐小杂志,将近代西洋画、西洋戏剧、西洋音乐等艺术输入中国。

(女装扮相的李叔同)

  为师之路,传道授业,桃李成蹊  


1910年,他于东京美术学校毕业,归国前往各校执教音乐美术等科。


他与柳亚子等创办“文美会”,主编“文美杂志”,发表当时第一流书画家的作品。

(李叔同画作)


在浙江第一师范,他选集师生作品自为书写影印,所编师生板画集是中国最初的新式板画集之一。

在南京高等师范,他创立“宁社”,陈列书画金石,提倡爱护祖国的文物遗产。


期间创作大量诗歌乐曲,其中《春游曲》《送别》《月夜》等脍炙人口,学生中丰子恺、刘质平、吴梦非亦是后世大师。

  出家之路,潜心向佛,普度众生  


1916年,他正患神经衰弱症,到杭州虎跑定慧寺试验断食,体验了寺院清净的生活,又闻法轮长老说法,这成为启发他出家的近因。


1918年,他决心到定慧寺从了悟和尚剃度出家,法名演音,号弘一。


他出家以后,布衣草履,严守戒律,过午不食,寒不逾三衣。他潜心向佛,研究的是华严,修持的是律行,崇信的是净土,博采各家之长。

(弘一法师身着一身破袈裟)


 1927年,浙江政局初变,有人主张破坏佛像、没收寺宇,佛教界人心惶惶。他为护持三宝,毅然出关与当局周旋,不久事态才安定下来。


1928年,他的朋友和学生为他发起募筑精舍于上虞白马湖,他写了李义山“天意怜幽草,人间爱晚睛”一联志谢,因号为“晚晴山房”。


1933年蕅益大师诞辰,他在泉州开元寺为诸学律者撰发愿文云:“愿发大菩提心,护持佛法。誓尽心力,宣扬七百余年湮没不传之南山律教,流布世间。冀正法再兴,佛日重耀。”


他身为出家人,不改忧国心,抗战时期将韩偓的一首爱国诗录为中堂,以作精神寄托。


他认为南闽亚热带的气候对持戒生活有益,回到南闽,于1942年10月13日圆寂于泉州不二祠温陵养老院晚晴室。


他世寿六十三,僧腊二十四,遗骨分葬于泉州清源山西弥陀岩及杭州虎跑定慧寺,各各建塔。

  一代高僧,以身传教,光照人间  


弘一之所以成为律学大师,不只是在于对于律学的钻研和整理,也在于他的实践生活。他对微细的戒行也能行守无亏。


如某年他从温州赴杭州时,借了温州庆福寺一副碗筷,到杭州后即托人带还庆福常住;碗筷之物虽微,却是某寺僧所有物,一芥不容侵损。


他在厦门南普陀兜率陀院时,园中桃子正熟,净人摘了几颗来供养他;他说这是常住公物,依照僧团律法要通知常住采摘按人分配,他才可以接受。


他借用常住经书,凡有破损,一定要修补才送回去;洗衣、缝补及日常洒扫,都自己动手,决不假手于人。


他每到一处,临别时必将所住房舍打扫洁净而后行。对于金钱问题他尤看得冷淡。


他平时请用经书衣物,起先由少数师友布施,后来请经费用较大,夏丐尊等发起“晚晴护法会”专门从经济上护持他,但除请经之外,他也绝不动用护法会的钱。


丁福保有一次寄钱给他,他以“佛制不可贪蓄”为理由原数寄返,其持戒的精微和细行的检点多类此。

他重视实践躬行,主张“应使文艺以人传,不可人以文艺传”,留有著作《律学要略》、《安海法音录》、《寒笳集》等几十种。


他出家后对于在俗所特长的艺术虽已放弃,对于写字一项却始终保持向上的精神,他说“我的字就是法”,他的书法就是他的崇高人格的表现。

(弘一法师50岁行书普贤菩萨警众偈)


(文章内容依据林子青居士《弘一大师的生平》改编。)


摘自季羡林国学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