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成员展示 >别再么么哒,我宣你了,学学人家杨绛和钱钟书
别再么么哒,我宣你了,学学人家杨绛和钱钟书
2020-04-16 20:59:53

相   信   优   秀   如   你

已 经  置顶  了 我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筝筝朗读音频




偶见二十六年前为绛所书诗册,电谢波流似

【现代】钱钟书 

世情搬演栩如生,空际传神着墨轻。

自笑争名文士习,厌闻清照与明诚。



自古以来,才子佳人、夫唱妇随的故事,是八卦群众茶余饭后最爱聊的话题之一了。

听筝读诗上周推送过李清照的一首词。

李清照与赵明诚青梅竹马,赌书泼茶,互寄情书,浪漫吧?

但是,1959年,50岁的钱钟书写诗,说他“厌闻清照与明诚”。

有人记得赵明诚纳了小妾,又弃城逃亡吗?记得李清照写“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是怼自己丈夫的吗?

很多时候,世人的浪漫想象,不过是在断章取义中形成的一厢情愿。

在为妻子杨绛的回忆散文集《干校六记》所写的《小引》中,钱钟书又再一次表示,他很不喜欢《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中的三白与芸娘,看似恩爱,背后有多苦多辛酸,你想试试吗?

情感类鸡汤好喝,但是佐料太多,请按需取用,切勿过量。

当年写诗吐槽情感鸡汤的钱钟书,已经离我们而去。

被钱钟书称为“贤妻”的杨绛,也于去年溘然长逝。

如今,钱钟书与杨绛的爱情故事似乎又被书写为传奇。

毕竟,吐槽鸡汤的诗只有这么一首,炫妻狂魔钱钟书写给妻子的情诗可是有十好几首呢。

身处快节奏的时代,你会不会羡慕若干年前那个可以收到情诗表白的年代呢?

今天是11月21日,钱钟书的诞辰。

不妨与我们一起,重温情诗里的爱情故事。



1


1932 年的清华女生宿舍,有个典雅的名字,叫“古月堂”。

天刚黑,古月堂前常常站着等待心上人的男生,他们把“约会”戏称为“去胡堂走走”。

在那些等待的身影里,就有当时的著名清华才子钱钟书,他等的人叫杨绛。

那年春天,两人初次相识。


钱钟书写诗回忆印象中的杨绛:

初见

颉眼容光忆见初,蔷薇新瓣浸醍醐。

不知腼洗儿时面,曾取红花和雪无。


而杨绛回忆中的钱钟书是这样的:

当时钱钟书穿着青布大褂,脚穿一双毛布底鞋,戴一副老式眼镜,目光炯炯有神,谈吐机智幽默,满身浸润着儒雅气质。


第二次见面,钱钟书就急切地澄清:

外界传说我已经订婚,这不是事实,请你不要相信。


杨绛莞尔一笑:

坊间传闻追求我的男孩子有孔门弟子七十二人之多,也有人说费孝通是我的男朋友,这也不是事实。


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到底谁追的谁?

重要吗?


2



你们谈了恋爱,都是怎么被父母发现的呢?

钱钟书的父亲——钱基博老先生不小心看到了杨绛写给钱钟书的情书。

人家情书里可没有写"我喜欢你,我要不顾一切和你在一起。”之类的。

才子钱钟书会写情诗。

一天夜里,他因思念杨绛辗转反侧,一口气成诗四首寄给杨绛:

壬申年秋杂诗(其一)

良宵苦被睡相谩,猎猎风声测测寒。

如此星辰如此月,与谁指点与谁看。

杨绛的回信是这样的:

现在吾两人快乐无用,须两家父母兄弟皆大欢喜,吾两人之快乐乃彻始彻终不受障碍。

钱父看信后大赞:

此诚聪明人语!

钱钟书和杨绛本是自由恋爱,有了这一出之后,双方父母安排了订婚。

钱钟书觉得这事颠倒了,杨绛也觉得很茫然,她回忆说:

茫然不记得婚是怎么订的,只知道从此我是默存的未婚妻了。

默存是钱钟书的号,杨绛喜欢叫他默存。

而钱钟书也喜欢叫杨绛“季康”,季康也是她的号。



3



1935年,钱钟书与杨绛在无锡举行婚礼。

婚后,两人生活中的柴米油盐琐碎烦恼一点不比常人少。

杨绛曾评价钱钟书有“痴气”,称他为“呆大”。

书呆子是很可爱,大才子钱钟书是很聪明,但是完全败给家务。

每次闯了祸,他像孩子一样,跑去跟妻子说“又做坏事了”。

弄翻墨水弄脏桌布。杨绛说,不要紧,她洗。

弄坏台灯黑灯瞎火。杨绛说,不要紧,她修。

弄烂门轴关不上门。杨绛说,不要紧,她装。

家务基本是杨绛来承担。

要知道,杨绛出身名门,在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论才华,她也不比钱钟书差。

她曾因《称心如意》《弄假成真》等话剧而名声大噪,以致后来《围城》连载时,人们问:“钱钟书是谁?”有人答:“杨绛的丈夫。”

身为丈夫,妻子的付出,钱钟书是记在心里的:

赠绛 

卷袖围裙为口忙,朝朝洗手作羹汤。

忧卿烟火熏颜色,欲觅仙人辟谷方。



4



钱钟书说:“我不要儿子,我要女儿──只要一个,像你的。”

杨绛说:“我要一个像钟书的女儿。

1937年,钱瑗出生,“我们俩”,变成了“我们仨”。

钱钟书喜欢在女儿的被窝里“埋雷”,无论是玩具、镜子、刷子,还是砚台、毛笔,都一股脑儿藏进去。

女儿大叫,他却大笑。


5

4


1997年早春,钱瑗罹患脊椎癌去世。

1998年,钱钟书病逝。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费孝通来拜访独居的杨绛,想要一叙旧情。

送别昔日追求过自己的费孝通,杨绛淡淡地说:

楼梯不好走,你以后不要知难而上了。

后来,杨绛写诗悼念亡夫:

忆钟书


与君结发为夫妻,坎坷劳生相提携。

何意忽忽暂相聚,岂已缘尽永别离。

为问何时再相见,有谁能识此天机。

家中独我一人矣,形影相吊心悲凄。



6



赵明诚作为一个符号——李清照的丈夫,在历史中留下名字。

唐婉因为和陆游并列在一起,才有人去读她《钗头凤》中的“难难难”。

而钱钟书与杨绛的爱情,最美好的部分是:

他们不只是作为钱钟书的妻子或者杨绛的丈夫而存在。

今天,我们能读到钱钟书的情诗,也能看到杨绛的散文。

杨绛在《我们仨》中写道:

我觉得我的一生并不空虚;我活得很充实,也很有意思,因为有我们仨。也可说,我们仨都没有虚度此生,因为是我们仨。


2016年5月25日,在独自生活18年之后,杨绛去世。



撰稿 | 小照

剪辑 | 虾君

设计 | 余金

校对 | 雨荷




▼点击悦读▼

李清照:嘤嘤嘤,明诚,人家想你了

有目击者称,妈宝男陆游因婆媳之争一夜白头

朱自清:不爱美食,怎么好意思当作家


文章丨诗歌丨音乐丨读书会

福利丨沙龙丨话剧丨公益课



听筝读诗出品丨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