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素质教育观建设基础教育中的“艺术学科”——访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杨立梅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23 14:45: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艺术教育杂志”关注我们


       杨立梅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柯达伊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艺术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国家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小学、中学《艺术》教材主编。

自20世纪下半叶到21世纪初,“综合”“跨域”成为世界性的发展大趋势,在西方的科学、教育、医学诸领域无所不在,而艺术教育的综合性发展则被放在首位。当我国义务教育《艺术课程标准》(2011年版)发布时,世界各国的艺术教育改革已经进入纵深阶段。西方国家进行的教育改革,有两点特别值得重视,一是对艺术教育的重要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二是对什么样的艺术教育才能培养创新型人才,有了更深入的讨论和更清醒的认识。许多研究者指出,在研究和学习时如果有多个学科的交叉和融合,更容易激发人们从多个角度的探究,更容易在多个学科的碰撞中激发出新的创意和新的见解。尤其是当艺术与科学相联结时,会激发人们的无穷想象和无穷的创意。这种认识,使美国和世界许多地区开始尝试综合性课程,以激发学生乃至整个民族的创造能力。

由于我国大多中小学校只有美术、音乐课,多数中小学生不懂得舞蹈、戏剧,即使对电影电视,也只是看情节看热闹。这种遗失不仅失掉了欣赏和创造舞蹈、戏剧和影视的能力,更遗失了我国传统艺术中蕴含的文化精华,使我国公民在青少年时代就缺失了优秀传统文化的滋养。因此,指导我国课程改革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中提出:要“改变课程结构过于强调学科本位、科目过多和缺乏整合的现状,九年一贯整体设计课程门类和课时比例,设置综合课程,以适应不同地区和学生发展的需求,使课程结构具有均衡性、综合性和选择性。”在这样的理念下,我国从2000年开始进行综合课程的实验,“艺术”综合课程是这次实验的重点之一。杨立梅教授作为国家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小学、中学《艺术》教材主编,身体力行参与到此次“艺术”综合课程的实践中。此次采访,她向本刊记者分享了积累多年的艺术素质教育经验。

《艺术》四年级 下册

艺术教育的人文学科定位

记者(以下简称“记”):由于种种原因,我国社会普遍对于艺术教育对人的发展、作用的认识,不仅和我国古代的“乐教”传统相距甚远,也与当代西方发达国家把艺术教育作为衡量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现代人重要的文明素质、创新能力的认识相距较远。您认为艺术教育对于中小学教育有哪些重要意义?在健全人格等方面起着怎样的作用?

杨立梅(以下简称“杨”):中华文明从上古时代起就形成了成熟并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乐教传统,它以人格养成为中心,与诗书礼相统一,展现出辉煌与文明。从文化传统看,我国艺术文化的综合性特征,更有其悠久的历史传统。诗、歌、乐、舞为一体的艺术综合表现,不仅来自我国悠久的乐教传统,也是我国56个民族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所以在学校教育中建设艺术综合课程也是对我国传统艺术文化的回归与发展。从提升学生的素质能力看,艺术素养和能力是指对于各种艺术形态、涉及美感的人类活动的认知、分析、判断、情意与创作。艺术教育的目的是培养艺术能力与人文素养的整合发展,是“通过艺术的教育”。

艺术教育的愉悦性、情感性、参与性、创造性等鲜明的特征,特别能够引发青少年的兴趣,激发他们的情感,成为他们的快乐、美好,甚至是“崇拜”的追求。艺术教育有责任在培养学生热爱生活、感悟生命、丰富情感、健全人格等方面发挥作用。然而现实还是常常让我们感受到艺术教育的缺失。2005年,一位走上不归路的北京大学学生曾在论坛上写下遗言:“我列出一张单子,左边写着活下去的理由,右边写着离开世界的理由。我在右边写了很多很多,却发现左边基本上没有什么可写的……20年回忆中真正感到幸福的时刻屈指可数,我不明白,为什么小学的时候无比盼望中学,曾经以为中学会更快乐。中学的时候无比盼望大学,曾经以为大学会更快乐。人生每一个阶段的最后,充满了难以再继续下去的悲哀,不得不靠环境的彻底改变来终结……”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绝不是偶然。在她的背后,还站立着许许多多“空心”的灵魂,找不到家,也找不到作为人的存在的希望。这当然不仅是艺术教育的责任,但是艺术教育又在多大程度上给青少年带来过真正的快乐和顽强、乐观地生活的力量呢?因此,如何使艺术能够真正成为每个孩子成长中的一种精神力量,是我们每个人应该思考的。

长期以来,艺术教育的工具性价值压倒了目的价值,学生可能掌握了某些知识和技能,可是却失掉了兴趣、激情和灵性,感受不到精神享受的愉悦。人文精神中最关注的应该是对生命价值的肯定和尊重,但是过去没有成为我们教育的重点。在今天这个人们越来越多地依赖机器、几乎与之寸步不离,各种情感饥渴的状况下,更加需要在艺术中、在那些真正美好优雅、恒久不变的艺术的抚慰与滋养中,唤醒本性,摆脱人为物役、生命价值的失落、生存方向的茫然。让艺术回到生活,增加一份从容,化解一份压力,扩展一份舒展,将混乱化为和谐,把烦恼转为安详。让每个人都拥有音乐的耳朵、诗的心灵、发现的眼睛,汲取一切精神养料、丰富人生,寻求心灵的高贵与人性的尊严。

《艺术》三年级 上册

《艺术》八年级 下册

记:随着改革的逐渐深化和对学校艺术教育功能、意义、价值的不断思考,我们越来越深切地感到,“艺术”不仅是相对于音乐、美术单科“课程”的名称,它更应该是有别于基础教育中的“音乐学科”“美术学科”的“学科”定位。在此背景下,您提出的“大艺术教育观”包含哪些内容?

杨:以“艺术”作为学校艺术教育的学科定位,主要传达和强调的是以“大艺术教育观”的视野,回归艺术教育的人文本质,区别于以艺术门类作为基础教育的学科分类,而使“艺术”成为一个整体的学科概念。所谓“大艺术教育观”是指根据基础教育阶段学生的生命教育、情感教育、艺术素养、文化发展的需要,改变单一学科难以全面落实艺术教育功能的弊端,而有机整合艺术教育的观念。今天,我们应该使全社会认识到,艺术教育对于人才成长所必不可缺的生命教育、情感教育、创新能力和审美、创美能力等方面的培养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我们需要在超越以往的“音乐学科”“美术学科”的大艺术教育观念上思考基础教育中的艺术教育,确立“艺术学科”的整体概念,也才能改变学校教育中“科目过多和缺乏整合的现状”。 

以“艺术”命名的学科,不仅包括了音乐、美术的学习内容,还拓展到了我们目前教育中欠缺的戏剧、舞蹈、影视等表演艺术,以及社会生活中存在的、丰富的其他艺术形式。学生会在多种艺术门类的比较中感受、体会和学习它们的独特表现,也会在各种艺术的“关联”中获得对各类艺术相通的艺术语言(包括要素和组织形式)的感知和理解。例如形象、节奏、色彩、变化、对比、冲突、和谐、冷暖、形式、结构、高潮、戏剧性等。在多种感官的调动、多种艺术形式的关联中,使学生获得心灵的感动和震撼,形成终生难忘的印象。而各类艺术的知识技能融入其中,也促使学生产生艺术的通感、迁移,建构审美心理和正确的价值观,初步获得整体认识艺术的能力。  

2009年1月全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艺术课程研讨会

记:艺术教育是怎样体现人文精神的?

杨:艺术教育属于人文学科,艺术教育的本质意义不在于技术层面,不仅在于获得一些知识技能,而在于人文精神的培养和对美的境界的追求。坚持以人文精神统领艺术教育,就是要提高艺术教育在整个教育中的地位,改变艺术教育的方式。具体到学校的艺术课程,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培养学生的艺术能力。所谓艺术能力,既有感性的培养,包括多种感官的敏锐、充分发展,和多种感官之间的联系;又有反应迅速、灵活转换、打通、融合、渗透、联想、逻辑等思维能力。 

知识技能仍然是艺术能力的一个必要的和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艺术能力不仅仅是知识技能,不是靠学习了乐理、素描才有艺术能力,情感的表现也不是完全靠知识技能作支撑的。艺术能力还包括同样重要的——或者说是更为重要的——感知、表现、欣赏、评价、创造、反思、交流、合作等方面,它们与学生终身发展必备的知识技能一起,共同构成艺术能力更为本质的内容和体现。 

以人文精神统领艺术教育,就要使学习的内容和学生的生活紧密联系,和学生的心理、情感、认知、能力的成长紧密联系。例如,在艺术综合课程中用这样的主题组织学习:《架起沟通的桥》《哭泣不是错》《生活需要幽默》《一言九鼎》《郑重的承诺》《生命之源》《生命如歌》《世界有我更精彩》《用艺术设计生活》等。这些内容都是随着学生的成长而发展的,是通过各种艺术形式使学生获得心灵的感动和震撼,形成终生难忘的印象。而各类艺术的知识技能融入其中,这样设计学习内容,会使以往的学科逻辑有所削弱,单一学科的知识技能可能不连贯,但是学生喜欢和需要这样的学习,这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取舍问题。艺术学科不再关注于某一艺术门类的“学科体系”,而是超越到理解各艺术门类的审美心理建构,使审美教育成为完善个体文化品格的教育。

2005年苏州教材培训

“艺术”综合课程与教师队伍的建设

记:从2002年到2006年,您主持编写了国家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小学、中学《艺术》教材。您认为艺术教材应该怎样建设?该教材有哪些特点?

杨:艺术教材的建设,要努力落实《全日制义务教育艺术课程标准》的精神与原则。艺术教材应该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诗、乐、舞、美综合一体的乐教传统,体现时代特征和传统文化的结合,使学生艺术学习的过程也是熟悉和汲取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过程,为形成爱国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振兴民族精神奠定基础。为保证修订版教材的质量,各科教材都通过了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的严格审查,这对监督和保障教材落实课程标准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艺术教材得到了专家组的高度肯定。

在充分对一线教师进行调研的基础上,修改后的教材,使音乐、美术的学习内容相对集中、有所侧重,增加了分领域、跨领域的学习与练习。这将有利于落实有效的课堂教学,使学生艺术能力培养的发展脉络更为清晰;也将有利于教师的操作,有利于学生艺术能力培养的深度和广度。艺术教材充分发挥从多种艺术形式、不同角度、不同感官的参与来表现同一个主题的综合课程优势,也是教师提高艺术教育能力与教学方法、提升个人艺术修养和专业化成长的途径。

比如小学教材有民间歌曲学唱、民间打击乐器欣赏、民间剪纸、传统诗词、民族舞蹈、民族建筑等学习内容。有《五月端阳》《十二生肖》《五彩云南》《茶香飘飘》《姥姥门前唱大戏》等更多和传统文化相关的学习内容;中学七年级教材在《载歌载舞黄土情》《遥远的回响》《唱念做打传神情》《春日抒情》《秀色江南》等单元中,向学生介绍了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风格的丰富的中国传统艺术文化。

艺术教材注重学习内容与学生的生活经验、情感体验、文化背景、科学认识紧密联系,为学生提供丰富多彩的内容和信息,拓展他们的艺术视野,通过经典艺术作品和生动的教学活动,使学习内容变得鲜活充实,引发学习兴趣,也易于为学生掌握。经典性、精品性的原则直接关系着对学生的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培养。

2017年武安市教材培训会

记:既然“艺术”学科不仅包括了音乐、美术的学习内容,还拓展到了我们目前教育中欠缺的戏剧、舞蹈、影视等表演艺术,以及社会生活中存在的、丰富的其他艺术形式。那么,在多种艺术的关联中,怎样使学生获得对艺术的感受和理解?

杨:学生会在多个艺术门类的比较中感受、体会和学习不同艺术门类的独特表现,也会在各种艺术的“关联”中获得对各类艺术相通的艺术语言的感知和理解,促使学生产生艺术的通感、迁移,建构审美心理和正确的价值观,初步获得整体认识艺术的能力。这其中包括以下3个方面:

1.感受同一主题的多种艺术表现形式。比如在《夏日情思》单元主题下,以“夏趣”“仲夏夜之梦”和“暴风雨”三个课题,通过诗词、歌谣、剪纸、中外绘画作品、扇面欣赏、扇舞欣赏、有关夏日的歌曲演唱,描绘夏日、雷雨的国外音乐作品欣赏,话剧《雷雨》、舞蹈《海燕》欣赏,以及设计、制作纸扇、配合高尔基散文诗《海燕》的表演等活动等,在多种艺术形式中使学生充分感受艺术与生活的关系,提高学生的艺术情趣和生活品位。

2.在文化的环境中感受和学习艺术。我们过去的教学中民族民间音乐的学习为什么引不起学生的兴趣?甚至有学生说:“我们的家乡没有民歌”。原因之一是教学的选择仅注重学科内容,而没有把学生放到一个完整的、立体的环境中去感受。而在《五彩云南》《锦绣飞花大歌情》《欢腾的大西北》《五月端阳》《民族乐器的传说》《民间玩具》《秀色江南》《乡谣土韵》等单元的学习中,学生会在结合着传说、故事、服饰、建筑、习俗、歌舞、乐器、传统制作等多方面的了解中,进入到生活、情感和文化之中,对所学的内容有兴趣、愿意了解和有所感悟。 

3.在艺术通感的作用下获得更有效的学习。比如在初中教材七年级上学期的《线的情感》单元中,引导学生发现生活和大自然中的各种线的形态,以及在书法、绘画、雕塑、建筑、舞蹈、音乐等艺术形式中的表现特点和情感意义。引导学生感受有形的线(视觉的线)和无形的线(听觉的线),体会音乐中的线条不仅体现了一种律动,也具有情感表达的意义,还可以帮助学生理解复调音乐线性运动的特点。在《艺术与数》《感觉色彩》《节奏》《对比》等单元内容中,都可以促使学生对各类艺术共通的特质有所体验和认识,提高他们的艺术欣赏和表现能力。

《艺术》一年级 上册

记:艺术学科包括了音乐、美术、戏剧、舞蹈、影视等艺术形式,那么在实际教学中对教师的要求也较高。您对于教师的专业化发展有哪些设想?

杨:建设艺术学科的关键在于教师,我们需要一支具有大艺术教育观视野的教师队伍。他们不仅要通过自己掌握的艺术专业知识技能影响学生,还要通过自己的人格和道德力量,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去影响和感染学生,才能适应未来教育的需要。

通过几年的课程改革实践,我们欣喜地看到,艺术教育正在改变着课堂,激发了孩子们活泼可爱的天性和丰富的想象力,同时,也改变着师生的生活方式,使学生的个性成长和教师的专业化发展开始成为现实,释放了教师的创造力。艺术课程给教与学带来了很大变化。艺术教师成了学生们最喜欢的教师,艺术课也成为了最受学生欢迎的课。很多教师反映,如果缺了课,学生们会追着要求补课,这是前所未有的。学生在新课程里体验到了快乐,学会了合作与表达,他们的艺术潜能得到了发挥,艺术素质得到了提升。 

艺术的综合课程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开始时,来自各方面的看法都对教师能否承担这样的课程提出疑问。实践证明,是学生的要求和热情感染了教师,教师的潜能是可以挖掘、提高的。通过教研培训、合作教学、互补长短等多种组织和提高教师的形式,实验区教师已跨越了曾被认为“不可思议”“不可逾越”的困难。很多教师反映,他们在新的课程中“经常有惊喜”“经常会发现学生的闪光点”“经常被难住”。艺术课程的实施唤起了教师对不同艺术门类知识的渴求,迫切感到需要不断地学习,充实自己。实验区的教师们开始走进自己了解很少的其他艺术领域,尤其是一些年青教师,本来对戏剧、舞蹈等了解很少,现在渴望对这些艺术门类的关注和学习。

在我国的广大地区,特别是中小城市、乡镇学校,由于历史原因大量是兼职教师任课,没有专职教师,而且这是短时间难以解决的问题。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也可以把这种被迫无奈的局面转化成为积极的因素。实际上,不少其他国家的教师是兼职的,包括教育发展先进的国家如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我国香港地区的音乐教师也还要兼任数学、英语等科目,所以兼职并不一定是落后。也许就可能在语文的诗词、散文的学习中运用音乐的节奏、节拍,戏剧的表演形式,增加了艺术性的表现,也许会在其他科目教学中找到更多拓展艺术学习的机会。

讨论学科建设时,有太多的方面和问题需要探索,而这又是直接和教育、教学以及师资培养相关的重要问题。探索综合性发展是世界教育的课题,我国香港地区已于2009年在高中开设包括文、理、艺术在内的通识教育选修课程,而且是必选、必考科目。香港的学校音乐教育应该说在社会认同上、师资、条件、设备上都优于内地,但是他们深感尽管实行了多年的教学改革,还是摆脱不开传统的模式,因此也在努力探索综合艺术教育。而我国台湾地区有争议的“艺术与人文”学科与课程也仍在继续探索。这些方面都促使我们需要更深入地思考艺术教育。

 刊于《艺术教育》2017/07下(总第306期)

微信编辑:孙媛媛

版面编辑:王文娜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艺术教育》杂志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管     

中国文化传媒集团主办

国家级艺术类核心期刊

微信名称:艺术教育杂志

微信号:Arteducation1979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