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毕业生在建筑媒体工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以及,和AC一起工作吧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28 04:24:4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年一度面试季,又赶上跨界和转行“潮”,今天,你纠结了吗?


在这样一个时间点,AC君在知乎上回答了一个问题“建筑毕业生在建筑媒体工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这纯属偶然。这个小众的问题当然不可能一夜之间收获上千赞同,但是邮箱里还是挤满了私信,很多童鞋询问当编辑的要求和实习的机会。这要求其实和所有工作一样简单——“我好想做编辑,享受它的光荣,也愿意忍受它背后的平淡。”那也还有一个更深邃的说法,是猎人的眼 · 匠人的手 · 哲人的心◁请点我~


AC君的邮箱当然也一直向大家开放,请拿你的简历轰炸 hr@archicreation.com.cn如果能有各种形式的附件来证明你有多适合做编辑,AC君会很愿意多读几分钟,不限于文字、设计、吹拉弹唱……我们也欢迎实习生如果你有三个月连续全职工作的时间,我们给你最nice有趣的团队和最广阔的舞台!

和AC一起工作吧,冬天来了,春天就不远。


导言虽然是软文,但知乎的回答很硬。除了AC君的回答,我们也获得了雪球同学的答案授权,非常感谢。另感谢EL君冰冰授权使用埋头校对的照片~





早就被邀请来回答这个问题,一直迟迟没有写。
因为毕业以来进入杂志社工作两年有余,一直负责新媒体方面的工作,直到今年6-9月间,第一次作为责任编辑做完了一本完整的杂志,算是相对完整的体验了一个建筑专业媒体所能涉及到的方方面面——至此我才觉得自己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关于刚才提到的这本杂志,我刚刚发了一篇专栏文章,里面种种感触更为细致。一次教学实验的“清明上河图”丨AC编辑手记


我基本完全不同意前面个别答主对建筑专业媒体的认识,如果对一个职业没有任何深入的了解,或者只了解了一点点局部就妄下结论,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看到这些答案的人,显然都太不负责任。

建筑专业媒体和其他媒体一样,工作的性质具有两个方面,即编辑和媒体。这两个方面可以说既有相似又有很大的不同,“编辑”注重内容,而“媒体”注重效应。而无论是哪一个方面,其实都扎扎实实的是一种“专业”,其中所包含的知识、技巧,甚至格局和视野,都不少于任何一种值得令人敬仰的职业,甚至比大部分职业对人的要求更高。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职业所抱有的敬畏之心。

我们杂志社在2014年从国企的职能部门独立出来,成为文化传播公司,本质上从单纯的传统”期刊杂志社”变成了一家自负盈亏、经营范围丰富的文化企业。我在公司内的职位是新媒体主管和高级编辑,即全面负责新媒体(微信、微博、网站、网店及以后可能涉及的app等方面)的策划、统筹、组织和执行工作;同时可以提出选题,作为责任编辑,统筹一本杂志的孕育与诞生。


先大概总结一下两年以来过手的主要工作,大约可从此一窥建筑专业媒体所涉及的工作范畴。以下内容我避免谈及品牌定位和策略一类的问题,因为那些故事太长。


请原谅我还是使用了一些图片,不是为了安利,因为如果没有具体内容的说明,会显得很苍白。

新媒体多平台的统筹与运营
  • 建立官方微信公众号 AC建筑创作(archicreation),并负责运营。我们的微信号大概在2013年夏末微信大潮已经涌起的时候建立,截止2015年10月初,累计推送文章大概1200篇。那今年夏天第二个公众号 ELcroquis建筑素描 建立。

  • 运营微博账号。截止2015年10月初,累计发布微博大概8500条。

  • 优化和运营官方淘宝店 首页-建筑创作AC-淘宝网,目前为建筑专业媒体最大的自营淘宝店。今年夏天建立微信小店。


无需我多言,现在微信已经占领了大部分人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所以公司所有的杂志、活动和其他动向,整个行业的各种动向,都会通过微信和微博两个渠道反映出来。作为公司的宣传渠道是新媒体的主要任务,同时我们的新媒体一直坚持以原创内容为核心,不做杂志的搬运工。曾经推出过一系列深入解读当下热点问题的“专题”,如“东京奥运场馆”、“2013阿卡汉奖”等,也做过与日常生活关系密切的“城市建筑指南”系列。在2014年到2015年,我们跟踪了清华大学建筑设计开放式教学的全过程,这个系列报道成为建筑专业新媒体原发大规模报道的先行者,总计获得了近十万的阅读和播放量。并最终反馈到纸刊,就是我在开头提到的那本杂志专辑。

杂志编辑


公司目前旗下有两本杂志,一本是创办于1989年的《建筑创作 Archicreation》,一本是引进西班牙的老牌建筑杂志《ELcroquis 建筑素描》。这两本杂志在编辑过程上有很大的不同。


AC的编辑周期大概是6-8个月,杂志定位于深度报道,用两三百页的篇幅报道1-3个项目,今年的主要选题都是中国建筑师和项目。大致工作流程是选题——确定编辑提纲——与建筑师进行深入沟通——采访、拍摄、约稿、搜集图纸等资料——排版——调整及确认——印刷。责任编辑会在半年的时间里与特定的建筑师有非常密切的配合和沟通,基本上专辑出来之后,都会成为很密切的伙伴和朋友。


我参与编辑的两本杂志是2014年底的《人民大会堂专辑》和2015年第四期《职业性与教育观: 清华大学开放式建筑设计教学专辑》。




EL的编辑周期大概是2-3个月,主要工作是翻译和校对。我们的翻译会细致到施工图中的图注,每篇大采访和评论都会经过多轮讨论才最后定稿。我们希望用“匠人之心”将世界当代建筑以档案式、系统化的方式引入中国,成为中国建筑行业借以镜鉴的基础。




杂志编辑工作绝不仅仅是一个局部的采访或者翻译,更不是工具和傀儡。他是一个站在历史和世界的格局上来进行统筹的工作,同时也是一项发掘、沟通和阐述的艺术。 (个人浅薄理解和努力方向)

活动策划


AC品牌其实算是行业里活动非常少的媒体,2013年以来,我参与了如下一些活动,主要是参与策划和宣传配合方面的工作。

  • 2014年4月 BIAD华南中心成立,广州歌剧院。异地活动,有展览和论坛,几乎全部人马出动。

  • 2014年9月 伊东丰雄中国巡讲,在北京凤凰国际传媒中心和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这次活动规模之大,中间波折之多,最后效果之好,都让我终身难忘。当我看到志愿者们和伊东先生的合影在朋友圈里刷屏,听说伊东先生在晚宴上觉得会场效果非常震撼,就感觉我们之前付出的努力都值得了。



  • 2015年7月 《ELcroquis建筑素描》SANAA专辑众筹 世界上最好的建筑杂志,等你发现。收到了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的支持,10w的目标在发布12小时之内就实现了,最后我们收获的不仅仅是30多万出版资金,还有数百位志同道合的伙伴。


除了上面所说的这些比较大的内容和事件之外,平时还有无数小策划、小活动、小编辑工作,还会接触到发行、市场等方面的工作。说白了,就是不是埋头干活而是要了解公司的收入来源,同时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去开拓潜在的客户和市场,比如接下来可能的选题、可以一起做什么有意思的活动——这些内容大约是前几位答主“公关狗”的结论来源。但是在我看来,这些都是一个公司运营中必不可少的部分。只有当市场、内容、读者的各方面资源都理顺到一个完整的局面,我们所坚持的理想才能真正实现。
其实,这也是任何公司都需要面临的状况。

所以,我们每天都在进行面向未来的讨论、思考和探索,把我们所接触到的各种信息涂上我们的颜色,希望我们发出的声音能够对建筑师、行业产生价值,更希望我们大家的声音能在共同的努力下传播到更多的大众,从整个社会环境层面提高对建筑、城市和空间的认知和价值观。(当然,这是很宏大的理想,仅代表我的个人观点。不过,这并不是痴人说梦,不切实际,即使真的如此,那就让我做那个做梦的人吧。)

写到这里,感觉完全不够生动也不够完整……
一个依然在路上的人,大约也就只能写到如此了。
总结一下的话,我认为在媒体工作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它巨大的信息量和无穷无尽的可能,这种可能既表现在有众多领域可以涉足,也表现在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向进行持续深入的关注。我工作两年来,更清楚的认识了自己和这个行业,也由于这份工作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发现了很多自己愿意为之付出努力的事情,不仅是工作上的,也有自己的。同时,媒体工作的缺点也在于此,如何从这纷繁中找到自己的路并把持住自己不流于表面,是最难做到的。

总之,建筑专业媒体和其他所有职业一样,有它的专业性、丰富性,也有它的困境。我只能说它在我面前所展开的世界,广阔、繁盛、诱人、危险,充满不确定和希望。不管它是不是最好的世界,它令我从未后悔过自己的选择,这就够了。

至于题主所强调的“建筑专业毕业”,也是我经常被问及的问题,“转行之后不会觉得自己学的浪费了吗?”我的回答是“完全没有”。
首先我并不承认所谓的”转行“,这充其量也就是现在流行的”跨界“吧~一个人此时此刻的所思所想,必然来自于他此前所经历的一切;一个人对事情的理解与反馈,也必然来自于他此前的储备和积累。我不仅不觉得之前的学习浪费,反而觉得自己对这个行业的了解还不够,不够一线不够全面不够落地。我也许应该做几年实践建筑师再进入媒体。但是另一方面,没有参与实践也会不被现实所束缚,自然也有它的优势。同样的,一个传播专业的学生进入建筑专业媒体,也必然有他的独特性是我所没有的。


所以,这里并不存在“浪不浪费”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把之前的那些“自己”在此时此地充分的展开、发掘,并继续增加他的意义,而在此时此地能不能接受此前全部的自己,就决定了这些展开、发掘和增加的意义。


我想一年之后再来更新这篇帖子,不知那时候,我将看见什么样的世界。(有删节)






建筑学本科,做过七年杂志,也是严重的杂志癖患者。

每本成功的杂志都有自己的气质与坚持,也没有什么统一的体验可言。


优秀的杂志,像一棵大树,根深叶茂。

呈现在表面——也就是杂志纸面上的信息,像是几片摘选出来的“叶片”和“花朵”,不过是几个点而已。在普通读者看来,这几个点围绕同一个主题,也就是所谓的“专辑”或者“封面故事”,共同为其服务,读者只需要选择他们喜欢的部分。

对有一定阅读经验的读者来说,他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几朵花和叶片,而是背后的枝桠,甚至隐隐约约地看到树干——也就是杂志的潜在逻辑。

对于杂志从业者来说,他们不但要看到枝桠和树干,还要一直深入下去,思考这棵大树扎根于哪里?编辑为何选取这几个叶片和花朵?以及,采用了什么有趣的印刷技巧?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最浅显的,一本杂志杂志的读解过程。


而对于编辑,则是一个反向的过程。

大树扎根,茁壮成长,最终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过程,就是选定主题、拓展思考、资料搜集、实地调研访谈、有针对性地约稿并整理提炼,最终和美术编辑共同创作的过程。甚至,编辑会有意识地呈现若干未经完全筛选的信息,让读者自行判断思考。呈现在纸面的,永远只是冰山的一角。这其中的艰辛与努力,绝不是简单几个贬义词“狗仔”“公关”所能言说的。


从“树”这个角度讲,我认为《城市中国》是一本难得的好杂志,它更像现在流行的“mook”,每一本杂志都是一个课题研究成果。用我自己的话来说,《城市中国》杂志显然不是对某一个或者几个建筑的分析和探讨,而是基于城市学和社会学角度的研究。《新视线》也有点这个意思。


另一方面,杂志又不仅仅是一棵大树。

A Window, A Mirror.

《New York Times Magazine》的总编辑说:“伟大的杂志总是能够扮演好“镜子”和“窗户”两种角色。”

非常喜欢这个比喻。

曾经的《明日风尚》,当是这种杂志的极好注脚。


具体到问题中的“建筑学类毕业生”这一点,就我的经验而言,没有阅读习惯、对文字不够热爱的人,来到杂志社工作,九成会是一种煎熬。

这是和建筑设计相当不同的一种工作氛围与思维方式——图纸不再是工作重心,大量的文字充斥生活;媒体必须对行业保持极高的敏感度,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工作量;作为一个建筑师,可能整日泡在一起的只有同事,可是作为一个“媒体人”,著名建筑师、媒体人、评论家、高校教授、活动执行团队,全是要打交道的对象。

当然,若是热爱文字,捧着新鲜出炉的杂志,还闻得到油墨的味道,上面印着自己的大名,成就感也是满当当的。

从事媒体之后,若果再回转到建筑设计行业,倒是有了格外的优势——积累的阅读量、对媒体运作的熟知,说不定会帮你开拓一番新的天地。(有删节)



如果你拥有(或渴望拥有)一双猎人的眼,能在万象丛生的文化现象与文化市场中,发掘真正的价值空间和机缘,深耕市场行为中的价值潜力,凝聚为品牌核心影响力;


如果你拥有(或渴望拥有)一双匠人的手,愿沉湎于玩味文字之意趣、推敲图片之微妙、雕琢构图之精良,用你擅长的文字图片影像工具讲故事写脚本,在各类文化产品的制作中享受精神的沉静与深刻;


如果你拥有(或渴望拥有)一颗哲人的心,既熟稔于城市建筑的历史积淀,又着迷于身边正在发生的城市化城镇化的大量信息流,愿做文本资料与动态信息的收集者、分析师、研究员、评论家,进而深入辨析新时代文化价值观;


请加入AC建筑传媒的大家庭



职位详情请点击

猎人的眼 · 匠人的手 · 哲人的心丨AC建筑传媒诚聘


欢迎实习生,但请保证可以连续工作3个月及以上

hr@archicreation.com.cn



AC建筑创作微信号:archicreation

值班AC君:沈小毛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