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成员展示 >她是一代艳星,也是一个悲惨的女性主义者
她是一代艳星,也是一个悲惨的女性主义者
2020-12-31 10:44:57


每一个文艺又理性的人

都置顶了周冲的影像声色





1972年,Linda Lovelace凭借一部X级电影《深喉》,打入电影市场,名噪一时。



电影中,Linda分别与不同男子发生关系,还有连场特写。


以当年角度,意识之大胆,可谓前无古人,一时无俩。


尤其电影中那种反建制行为,充斥电影之中,难怪此片成为当年美国一部重要的话题电影。 


《深喉》虽然粗制滥造,却开创了美国情电影的先河。


短短17天的拍摄就换来了6亿美元票房。


Linda也成为美国甚至国外男性的注目对象


她的一生,可谓以此片为转折点,改写了原本平凡的一生。



此外,就是两次戏剧性的车祸。


一次,将羞涩的小女孩打造为情色女战士;


一次,则将她带到无法预知的极乐世界。 

70’s四级电影女星 


2002年4月3日,星期一,Linda在车祸中逝世,享年53岁。


新闻报导过后,美国好些人均感觉不太舒服,大抵是想起了Linda传奇而无奈的一生。



美国青年人对Linda并不熟稔。


但对30过外尤其40、50岁的人来说,Linda是他们成长过程中一个热话人物。 

Linda,怎样去形容的一个女子?


她一度卖淫为生,在大银幕躯体横陈,是美国色情电影史中一个不得不提的重要一员。



然而,踏入80年代,打着鲜明旗帜,要反色情电影工作的,也是Linda。


她以过来人身份,强力谴责色情电影是「合法强奸」,罪大恶极。


她甚至出版着作,指控第一任丈夫迫她在众目睽睽下出卖肉体,尊严。 

Cult片经典 


《深喉》作为第一部改写美国人性观念的色情电影,也改变了好些美国人对所谓猥亵的看法。


故事讲述Linda没有阴核,她的阴核原来暗地生在喉头。


深喉之意不言而喻。 


自此,Linda以此为乐,寻找性趣。


电影剧情多少带荒谬性,然后就是一幕幕真人表演,附以美式摇滚音乐,包括以美国国歌作背景,是故被视为反建制的cult片。



该片上画时,曾闹过满城风雨,人人都在谈论这部电影,甚至曾引起不少美国女性抗议。 


姑勿论如何,片商肯定是当中的最大利益者。


没有人知道此片的总收入,但据保守估计,已高达6亿美元——还未计后来的影带及影碟市场等版税利润。


是故,以影响力及收入计,《深喉》绝对是美国电影史上一部重要的电影,不容忽视。


当中甚至有资深电影评论人指,《深喉》绝不是一部普通的色情电影,相反,电影背后所带动的性价值观以至反建制讯息才是更值得深究。 

当然,这部电影对Linda来说,又是另一回事。 

神圣小姐 


原名Linda Boreman的她,本来不过是一个籍籍无闻的平凡女孩。


成长于纽约,父亲为当地警察,母亲则为普通家庭主妇。



不过,Linda的母亲天生性情暴燥,深信体罚是对女儿的最佳教育。


Linda,就在这样的一个家庭环境成长过来,自小循规蹈矩,不容自己半点行差踏错。


就读天主教学校的她,有同学替她改了一个花名:神圣小姐


用以形容天生害羞的Linda。


正如她在第一本自传《Inside Linda Lovelace》中说,她从小不容自己跟男孩有任何身体接触,且性格内向,读书时期朋友不多。 



1969年,Linda完成了她的中学课程。


原本打算开一所小小的时装店,却基于一场车祸严重伤及颚骨、肋骨等部位,时装店计划只得搁置。


更重要是,一个男人自此闯进她的生命。


并为她的历史改写。


那是她后来的第一任丈夫,Chuck Traynor。 

堕落天使 


1969至1972年间,Linda与这位第一个叫自己心爱的男人开始新生活。



当时,Traynor在迈阿密拥有自己的小酒吧,但收入却一直滑落。


这段日子,Traynor苦无出路,沉溺于毒海以麻醉自己,至于经济上,则赖以Linda卖淫为生。



前后三年多,他不断对Linda软硬兼施,令Linda为他出卖肉体赚钱。


  • 软功,自然以一番甜言蜜语讨好她,为博Linda同情;


  • 硬功,则不断虐打她,迫她就范,包括不时以此威胁她跟自己交欢。


Linda在她的第三本自传《Ordel》中称:


当年前夫对自己施以性虐待,还说成是性趣的一部分,要她随时随地迎合。 


二人最终结为夫妇,Linda更跟随丈夫一同染上毒瘾。


不同是,她是Traynor的长期饭票,以卖淫赚钱来供应他的所需,也是俩小口家庭的唯一经济支柱。



从丈夫的性奴至成为卖淫机械,甚至逐步成为银幕大众的性对象。


每一步,都把Linda推进更黑暗的深渊。 

性爱女战士 


《深喉》以前,Linda其实早开始了拍摄小电影之途。


这类属于地下的色情电影,成本低,拍摄场景往往是纽约市的小公寓,无论就演员与工作人员,大都是不知名的。


Linda当时为了家庭经济,曾先后拍摄了十二部之多。


至于Linda在电影中的男拍挡,则多为演员Rob Everett。 


Everett曾对外声称,Linda不单是一个女演员,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性爱爱好者,喜欢粗犷式性行为、众多的性玩伴。


这种说法,无形加强了Linda对外的「性爱女战士」形象。



尽管,数年后,Linda亲口戮破这个连自己也曾满口说过的大谎言(她在后来两本自传中也有谈及)。 

「我为性而生」 


70年初,电影人Gerard Damiano甚欣赏Linda在好些小电影的表现,他就此更特别为她写了一个剧本,并找来老板投资,那就是电影《深喉》。


以当时标准来说,Linda的样貌与身材都说不上出众。


她能够得到Damiano的青睐,反而是基于她身上散发的邻家女孩气质,自然而率真。 


电影开拍前一天,没有人知道这位女主角曾遭丈夫暴力对待,甚至出动手枪指吓她。



Damiano后来说,Linda一直是活在Traynor的阴影下。


她不敢有违于他,甚至向外表现出一副甘心的模样,依随丈夫一言一行及至价值观。 


《深喉》上画后成为热门话题电影,Linda自然大受注目。


像当时的《君子杂志》跟《花花公子》都找她拍摄封面照,那可说是Linda的首次事业高峰。



为了乘势追击,她甚至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自传《Inside Linda Lovelace


继续在文字中保留那个浪荡形象。 


「我生而为性,在当中永远有无限需索,我将继续每天寻找方法以满足自己身体机能,好令接近完美状态。」



书中,Linda大胆说及自己的成长性经验。


对Linda说,以上种种本来都是她赚钱的好方法,然而事实不然。


拍摄《深喉》时,她就连12500美元酬金都被前夫抢去,事实上Linda没有一分钱入袋,至于出书酬劳,就更不用说了。 

反色情电影工作 


1974年,Linda终于跟Traynor离婚收场。


能够一下子离开一个原本令自己死心塌地的男人,原来得依赖另一个男人——David Winters。



Winters是她的新经理人,为她出版了第二本自传《Dairy of Linda Lovelace 》。



离开Traynor后,Linda才直言自己跟前夫的日子非常困苦。


她说,那段岁月,她全然迷失,就像一个乡下女孩初到大城市来,为了生存,只得任人摆布。 

她有回对记者说,「离开Traynor后的日子有趣多了,最起码我不用再受性虐待。」


她又说,Winters不同Traynor,他会给她结识更多的新朋友,带她看话剧看舞蹈表演,是一个新的世界,眼界开阔多了:「我想,我感觉自己文化多了,我从未这样的文化。」 


1979年,从Linda的第三本自传《Ordel》看,她完全脱离了昔日的生活,甚至价值观,书中明显看到Linda的不一样。


她以过来人身份,及严谨的笔触,诉说当年自身的不幸。


甚至强烈遣责色情电影中男性把女性的彻底剥削,是「合法强奸」勾当,严重破坏女性尊严。



此书自出版后,Linda不时出席反色情电影工作的演讲,甚至经常在大学及女权组织发表演说。 

作为一个一度加入色情工业的女性,在一众反色情运动中,说起话来自然铿锵有力。


她甚至加入好些反色情组织,给政府写信,表达对色情工业歧视女性的做法的不满,要求政府进一步加以监管。



1980年代的Linda,可谓一直担任以上角色。


86年,她更写下最后一本自传《Out Of Bondage》。


书中进一步描绘自己早年阴暗的生活,并讲述如何从中站起来重过新生,接受自己以至接受别人目光。



Linda无疑是当年女性运动的重要一员。


然而,又不尽然。


原因是外间的压力依然很多,其中,却有不少都是来自女性运动组织的。 

脆弱无助的中年 


基于Linda特殊的身份与背景,好些女性运动组织人士依然对她存有保留。


为此,Linda感到左右为难,浪女回头不易。 


「我想,在加入这些女性组织初期,我还是受到欢迎的。


毕竟我的背景用以反色情,其实可以给予外间很强的说服。」


然而,一个银子有两面,为此,她亦同样受到不尊重的对待:


「她们一方面会指责我当年的做法,怪我不惜出卖肉体,赚取污秽的钱;


一方面,她们何曾不是用我的名字来筹募运动款项?」


轻轻一句,多少看到Linda跟女性运动这一笔殊不简单,她在承认从中肯定自己的同时,亦满有感触,慨叹世态炎凉。 



Linda说,在女性运动中,她一直在支持他人,却甚少得着对方的支持。


精神如是,就是生活上,她亦只有自给自足。 

更令她感到无力的,是80年代中后期,Linda的身体却无况愈下。


这和她早年的车祸大有关系。


当年她在车祸中严重破坏肝脏组织,1987年,她进行了一次重大的肝脏移殖手术,自此,身体亦十分虚弱。



手术完成后,她休息了一段日子后,一度在药房工作,却因为未能长时间站立,又把工作辞退。


这回,她怪罪是前夫Traynor昔日对她施虐有关,破坏其腿部功能。 


93年,Linda又到过一所计算机公司当零售工作,时薪只得9.45美元。


然而,她基于身体原因经常迟到早退,最终又被公司解雇。 

福无常至,祸不单行。



Linda也在这段时期结束了与第三任丈夫Larry Marchiano的婚姻。


她对外宣称,她不能忍受丈夫长期酗酒,屡向她发脾气。



像每回离婚一样,Linda都把问题怪罪对方。


可以说,她在爱情路上,一直不大愉快,从中,更看到这个女子脆弱无助的一面。


2002年4月3日,Linda驾驶途中车子失控,严重撞击下导致内伤致死。


临终前,陪伴她的有前夫Marchiano及两名已成年的孩子。


有关Linda的故事,从此化作传奇。 

有人说,1967年的车祸将她带进色情工业,直到2002年车祸才得到解脱作结。


短短的52年生命,实在是太戏剧性了。 






周冲的影像声色

  150万追梦人的深夜读书会

新知   见解   自省   疗愈   行动   成长

周冲

80后的老女孩。

自由写作者。

2015年离开体制,放弃公职,开始以笔谋生。

著有《你配得上更好的世界》、《我更喜欢努力的自己》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