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高墙 一抹春红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27 12:43: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津人津味儿 “哏都”的前世今生


提起人们对天津人的印象,则是认为他们时而“吊儿郎当”,时而“正儿八经”,清末民初的天津是整个中国的缩影,有着“百年历史”看天津之说,历史上的许多重大事件便发生于此。天津人是见过大阵仗、大世面的,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吊儿郎当”则是他们的不屑与戏谑,他们的“正儿八经”便是他们自有一套章法可循。天津人好幽默,和其自身的地域文化、历史背景有关,即使是再不济的境遇、再苦楚的现状,天津人也能生发出相互解嘲,乃至是自嘲。




由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出品,云集顶级阵容的又一部津味女人大戏《婢女春红》将故事背景再一次地放置在民国时期的老天津卫,正是天津处在畸形发展,辉煌与污浊同在,美与丑交织中的多彩时段。故事从一个大家族女佣的角度,把个人命运与社会制度、生存与生活的尖刻矛盾酝酿生发,让人看后心酸不已。请跟随《婢女春红》一起走进“哏都”的前世今生。



传统舞美 实力彰显质感


为了能更好地营造剧中人物所生存的环境,再现旧时津门富甲一方的名门望族,导演顾威曾亲自造访了多个天津大院,为创作采风。与时下众多“炫光电声”的舞台快餐所不同,该剧所采用的“硬景实音”这一传统舞台艺术,在实力与诚意中彰显出厚重的质感和古拙之美。大型硬景的制作、装置以及接近失传的人工音效拟声成为本剧的一大亮点。国家一级舞美设计师王卫中的设计细腻精巧,善用舞台空间还原民国时期深宅大户的建筑结构,灰青色高墙给人以禁锢压抑之感。写实的基调上又有神来的写意之笔,剧终处,春红在纷扬飘零的红叶中,沿一条升起的高台渐行渐远,犹如一幅静美的画面;老牌音效师梁松用三合板和钢板抖出的电闪雷鸣、笸箩里的豆子晃出细密雨声更是堪称一绝。这些全都体现了天津人艺舞美团队的技术实力和艺术造诣。







戏骨同台飚戏 女人戏男人亦出彩




票戏捧场皆纨绔 却也是无奈自噬


祖辈上积攒下万贯家财,辛劳一生,只养下几个不肖子孙。颜家大少颜子凤家有贤妻却到外面寻花问柳,醉酒后强奸了春红,是直接导致悲剧的始作俑者。然而在那样一个腐朽的社会里,在四面高墙压得人人喘不过气来的颜家大院,颜子凤同样也是一个受害者,他性格中的懦弱、毫无自制使他终日沉溺于酒色,啃噬着自己的生命。国家一级演员罗军饰演的颜子凤是一个让男人理解,女人却恨之入骨的角色。



配角抢戏的黄闲人 闲人自有“闲”饭辙


国家一级演员刘景范饰演的黄闲人是《婢女春红》中的一个亮点,吹拉弹唱、保媒拉线,替筱翠花设局巧做安排,一段闲话“三不偷”把主家捧得不亦乐乎。“京油子、卫嘴子”,说的就是天津人的巧舌如簧,天底下能靠说话挣饭辙的怕只有天津人了,这也是天津市井文化之所在。不同于北京的皇城根儿、上海的十里洋场,三教九流杂居、民间藏龙又养虫。



演了一辈子坏人 终于演把老实人


在《婢女春红》中,春红爹吴三代出场仅十分钟,其扮演者确是天津人艺演坏人鼎鼎大名的国家一级演员张昕,他曾因在红色经典大戏《红旗谱》中出色地扮演了大地主冯兰池而获得了话剧最高奖――金狮奖。




落英缤纷之民国女子



导演顾威在谈及《婢女春红》的创作时表示,这是一部规规矩矩的话剧,注重“写实”,通过还原那个年代,展现封建制度对女性的人性摧残,让今天的观众在观看时有一种“隔世之感”。



马景芸:一生所累是妇德


剧中的大少奶奶马景芸出身名门,温良贤淑、修德明礼,在那个风雨飘零的乱世,她以赢弱之躯支持起偌大的颜氏门厅,她的生命在无爱的婚姻和封建礼教约束女性的道德高点上消耗殆尽。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另一位婚姻状况极差的民国女子——张幼仪,丈夫徐志摩是众人眼里的谦谦君子,唯独对她是冷酷到骨子里的残忍。但是张幼仪却在婚姻的隐痛中自立自强,终在商界打拼出一片天地。然而,剧中的马景芸却不似那个“裹小脚、着洋装”的张幼仪,她终其一生,没能迈出那重重叠叠的深宅大户。在春红被强暴有孕后,我们看到了这个温婉女子性格中的果敢和坚韧,她竭尽全力遮掩这一家族丑闻,安排春红回自己的娘家金华待产。但筱翠花劫持颜子凤出走却把她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击得粉碎,家族名誉扫地使她失去了生命的支柱,我们看到的是这个女人已经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



姑奶奶:老天津卫的“厉害”角色


由国家一级演员李淑敏饰演的颜家姑奶奶是个棱角分明的角色。虽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出嫁的姑娘本是外姓人,但是在老天津卫就是有这样一类“厉害”角色叫作“姑奶奶”。平常人家粗笨些的不过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但是真格地闹起来倒也是令人生畏的;倘是念过些书、胸中有些谋略的,那在“杀伐决断”中则是一众须眉兄弟所不能及的。剧中的颜家姑奶奶便是这样一类人物,其自身又具有多重的性格特征,她处置小毛贼颇有几分江湖侠骨,对雨中婴儿慈悲怜悯,打发筱翠花时精明爽快,但是在春红向她索要一件孝服时,她的一段“君臣有定”的纲理伦常却残忍地将春红推向了绝路。



筱翠花:人戏不分 痴情伊人


当筱翠花跪地求姑奶奶认下她这个侄媳妇时,我们依稀仿佛看到又一位从民国之年悠悠走来的传奇女子,享有“冬皇”美誉的一代名伶——孟小冬。当年,孟小冬服丧上门,却被正室夫人福芝芳拒之门外,梅大师也并没有出面给她应有的地位,哪怕是几句温存的话儿。旧时的女戏子多是贫寒人家的女儿,出身卑微、一世孤苦,得善缘者并无几人。筱翠花与颜子凤因戏结缘,又在黄闲人和二少颜子鹤的安排下因戏再度续缘,剧中,戏中戏“玉堂春·三堂会审”的桥段堪称经典,在两人的情感关系中,我们一再看到的是筱翠花的主动和颜子凤的推诿,这个乱世飘零的孤苦女子爱的并不是豪门里的荣华富贵,在她上门劫持颜少私奔时说到,以后我唱戏养你!那么她爱的是颜子凤其人吗?倒也未必,恐怕她爱的是风雨交加那一夜的救护之恩,爱的是爱情本身,那一夜便是这女子的一生。



春红:生而为奴与甘愿为奴的双重悲剧


春红虽身为奴婢,却是那冰冷的四面高墙内一抹嫣红的春色,她正值花季、明艳动人,她聪明伶俐、处事周到,与大少奶奶贴心贴肺,两人名为主仆,却情同母女。女性的善良美德使她们相信能够在这四面高墙内营造人人亲相爱的美好世界,并为之努力,倾注心血。就是这样一个灵秀之人,生而为奴已是可怜,但她又不像“鸣凤”、“四凤”那样向往新生活,向往冲出牢笼展翅一飞,像她们那样有着少女般对爱情的懵懂憧憬,她与三少颜子鹏的爱情并没有铺陈开,自是也不必铺陈开。她只甘愿捧着一本功劳簿,做这个家里的有功之臣。正如艳秋老师在自己的博文中写道:“春红,一个富贵大家庭高门槛里的奴婢,在奴才的身上寻找到美的人!为之倾注全部的自己而被高门槛吞噬的女人。林希老师说,他是含着泪写的这个剧本,我是忍着痛排练的这个戏。春红的人物命运深深的刺痛着我的心,我为她不平、为她委屈、为她……而她依然无怨无悔的捍卫着高门槛里的规矩理法,这是怎样的悲哀啊!我这颗压抑的心用眼泪浸泡,悲悯的情怀在戏中释放。我爱春红!”


《婢女春红》是一部细腻的女人情感大戏,它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个鲜活可爱的女子,同时也叹惋在封建制度下她们不幸的人生。“封建礼教从来不杀人,它只劝慰人们甘心被杀!”这就使这个戏更具悲怆之美,残忍之美!最后,请允许我引用林希老先生的一席话,献给剧中的女子,和我们所识所知的女子!



编剧的话:

“岁月倥偬,垂垂已至耄耋之年,回首大半生历历往事,成屿?败屿。得,亦沧海之一粟; 失,更未必沧海之一粟也。


诚如怡红公子于大无可奈何之日所言:“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实愧则有余,悔则无益。”


市井凡夫如老朽,亦有所念及之女子乎?如是,追忆大半生所历、所闻,所感、所悟,演义出一阙勾阑故事,一以悦人耳目,二亦奉告普天下人,能有一颗心灵尚存善良、仁爱,便有相亲相爱之美丽人生。


知者、识者,生之大幸也。”






《婢女春红》即将在天津人艺实验剧场推出小剧场版!


天津人艺实验剧场欢迎您的光临!


演出合作请致电:022-23516277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