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质平在永安举办弘一大师遗墨展|弦歌相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17 04:25: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永安谭|国立福建音专纪念文集|三十七

从刘质平在国立福建音专举办弘一大师遗墨展

撰文 /  王维军(平湖市李叔同纪念馆 )


刘质平(1894年—1978年),音乐教育家中国著名艺术大师李叔同的高足之一。民国初年就读于浙江第一师范学校,深受李叔同赏识,在恩师李叔同的鼓励与资助下,刘质平东渡日本,入东京音乐学校学习音乐理论与钢琴,1918年夏回国。1919年秋,刘质平与吴梦非、丰子恺创办我国最早的一所私立上海专科师范学校,吴梦非任校长,刘质平任教务主任。1921年7月,上海美专增设高师科图画音乐系,刘质平应该校校长刘海粟之聘,担任图音系音乐组主任。1947年春,受聘为国立福建音专教务主任与作曲教授。1951年任山东师范学院艺术专修科教授和音乐组主任,并担任山东省音协副主席。

 


 福建音专47届毕业师生合影,前排右五刘质平、右六唐学咏



弘一法师遗嘱


1947年,应国立福建音乐专科学校校长、刘质平的学生唐学咏之邀,刘质平赴福建音专任教,刘雪阳则跟随父亲一起来到福州,并就读于该校,笔者就其父亲在福建音专举办弘一大师遗墨展之事,问询此事亲历者刘雪阳先生,答曰:展览之事《弘一大师研究纪事略编》所记确切无误,但展览的准确时间却不甚记得,大约是在1947年的秋季。为了查清此次展览的准确时间,笔者花了近两年时间,广泛收集资料,穷文索句,以求印证,最后终得正解,并否定了《略编》中所述展览之时间,现予更正补充。


国立福建音乐专科学校的前身,是成立于1940年4月1日的福建省立音乐专科学校,1942年11月11日福建音专由省立改为国立,抗战胜利后,音专于1946年3月从永安吉山回迁福州。


当时福州尚无适合音专的校舍,只能在离城五里外的郊区竹屿村,借村内寺庙和民宅暂时作为临时校舍,寺庙作为男生宿舍和礼堂,教师和女生宿舍分散在各处民宅,民宅的厅堂作为教室,钢琴则分置于民宅的过道和屋檐下,条件非常艰苦。后经教育部拨款1亿5千万元,在福州仓前山鹤龄路5号原日本领事馆旧址及太古坪原日本小学旧址建设音专新校区。1946年5月,音专建设工程启动,1948年1月中旬新校区竣工并正式投入启用,建有办公楼、演奏厅、礼堂、图书馆、琴室、乐器室、师生宿舍、校长楼等,颇具规模。


而此时出任音专校长一职的唐学咏,是刘质平在上海专科师范学校任教务主任时的学生。1919年至1921年唐学咏在上海师从刘质平学习音乐,是刘质平的得意门生。1921年,唐学咏以全校第二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后,赴法留学深造,在巴黎音乐学院里昂分院学习钢琴和理论作曲,1930年学成归国,致力于音乐教育。1936年10月由开明书店出版的《清凉歌集》,其中的《观心》由弘一法师作词,刘质平作曲;而《世梦》一歌,则是由唐学咏为弘一法师所作歌词谱的曲,这段演绎了师生三代在艺术上的承脉弘缘,传为佳话。


在福建音专期间,刘质平担任该校教务主任和歌曲作法、实习指导教授。民国时期,南京政府教育、内政、社会三部曾联合提议设立音乐节,后经行政院核准,教育部在1943年3月10日发布训令,规定每年的4月5日为音乐节,并颁布了《音乐节办理要点》,发挥音乐在社会功能上的作用。为庆祝音乐人自己的节日,音专每年在节日前后举办音乐会纪念,1947年4月5日至6日,因新校尚在建设中,故音专假福州市区的尚友堂举办盛大音乐会,有西洋乐器演奏、传统器乐表演和声乐演唱等,且对社会免费,社会反响热烈。


李叔同赠与刘质平的墨宝


1948年4月5日音乐节这一天,学校在刚刚启用的演奏厅举行师生联合音乐会,庆祝音专新校舍落成使用,《国立福建音乐专科学校校史》中记录了当时演出的曲目:“由唐学咏校长亲自指挥合唱《弥赛亚》,由杨碧海、福路和富尔登老师担任钢琴伴奏。教师节目有:祝修仁的男中音独唱《伏尔加船夫曲》、陈玄的男中音独唱《跳蚤之歌》、德利亚的男高音独唱《情歌》、赖娜的女高音独唱《春思》、福路的钢琴独奏《g小调前奏曲》以及王鼎藩的钢琴独奏《马赫半音阶幻想曲》等。学生节目有:唐敏南的钢琴独奏《F大调夜曲》、杨心斐的女高音独唱《茶花女饮酒歌》、薛静山的钢琴独奏《练习曲》、张修明的钢琴独奏《练习曲》、程远的女高音独唱《康定情歌》等”,盛况空前。



1929年刘质平(右二)与弘一大师(右三)夏丐尊(右四)等摄于上海“宁绍轮”前


4月6日,学生自治会演出话剧《盛世师表》,共庆新校舍落成;


刘质平也拿出了自己珍藏已久的弘一法师墨宝在新建成的教室里举办《音乐家李叔同先生遗墨展览》,为音专落成庆祝助兴。当时亲临现场的一名观众,在参观了展览后,以“墙外行人”的笔名写了一篇题目为《弘一法师的遗墨》的报道,上海静安寺编辑出版的《学僧天地》当时将其转载在该刊1948年第一卷第四期上,文中有“最近他的学生刘质平先生来音专教授,在四月三、四两天(今日又延长了一天)假音专展览法师遗墨”的记录,并在文后注明转载自1948年4月11日上海版的《东南日报》。这则报道为:


“弘一法师晚年杖锡闽南,涅槃于泉州。最近他的学生刘质平先生来国立福建音专任教授,四月在音专展览法师遗墨,我幸得身逢盛事,对此一大因缘能无欢喜赞叹!音专校门外大署‘音乐家李叔同先生遗墨展览’。遗墨分列三室,壁间桌上,琳琅满目,我得以静静地,精细地来欣赏,幸福之至!第一室入门便看到壁上所悬的格言多幅,最为人所注意,对于我们这些俗人,这确是引人入胜的聪明办法。其余关于佛法的写品,除撮录莲池大师《竹窗三笔》里妙文的两种外,最为我所喜欢的是四‘大’颂。‘大音希声,大器晚成,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为方便计,杜撰此名。颂前各有一段,体似连珠,文极绚烂,颂却平淡。‘由绚烂归于平淡’,本是文字到家的好评。亦绚烂,亦平淡,打成一片,极为匀称,此境更不易得。华严集联,我最爱的是后面的附录,红墨加圈,圈得那么随便,却那么精圆。附有马一浮先生的跋,还是全场独一的他人的笔墨,比较观之,究竟不免有些人间烟火气了。”


“最足以表现法师的生活的,却是他写给质平先生的许多信札。无论是信封,是明信片,是寥寥数语,是细字数十行,纵然极为随便,依然极为整齐,极为美观。逐句加圈,有时逐段加乙,认真之至。所说或撰写歌曲的计划,或裁制衣服的尺寸,或写件的裱褙,甚或写一张牛皮纸或是一条绳索之微,都足以表示他生活严肃和认真,同时却又极美化。蔡孑民校长主张以美术代宗教,法师却美术化了宗教,同时宗教化了美术。这些随便写来都成妙谛的书札,较之所写的格言,实在更足以启发我们,这是我这佛苑外的俗人的一点感想。”


“归来后急急写了一信给质平先生,表示我的欣悦。仍觉意有未尽,特写此文,荒伧而已。四月五日清明节写于福州。”


文中除了介绍展事的内容和对展件的赞美称道外,还对展事时间作了准确记录。从这段叙文中我们可以得知,刘质平在国立福建音乐专科学校举办“音乐家李叔同先生遗墨展览”的准确时间,应该是1948年4月3日至5日三天,而非《略编》中所述之1947年;内容是李叔同所书格言、联句、佛语,以及李叔同写给刘质平的信札;地点在福州仓前山鹤龄路上的福建音专的三间教室里。


平湖市李叔同纪念馆夜景


如今,刘质平之子刘雪阳先生已将这件国宝无偿捐赠给了国家,由平湖市李叔同纪念馆珍藏,应算是了却刘质平当年之心愿,其父如若有知,定会含笑称是。

 


十月八日起,文集每周六推送,敬请关注。另:该书永安新华书店,当当网、亚马逊、京东等网站均有售,价格约55元。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