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名家之潘宗和:如坐春风里 犹存浩气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22 23:52: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提示点击上方"江海晚报"免费订阅本刊




潘宗和,1937年生,江苏如东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南通市书协副主席,县文联副主席,文化馆馆长、书记等职,副研究馆员。


潘宗和长期从事群众工作,并坚持业余创作。数百幅书画作品参加国内外各类展览,数十幅作品获奖、出版、发表,多次出版个人书画专集。部分精品先后赴日本、泰国、加拿大、新加坡、菲律宾等十多个国家展出。行书长卷全国展出后,入编《中国书法全集》。行草书条幅在国际文化中心举办的“赛克杯”书赛中获铜奖、银奖各一次。在中书协等单位举办的全国鲁迅文学作品书法大展中获优秀奖。1973年中国画《平凡的岗位》入选全国美展,人民美术出版社以多种形式出版发行,多幅作品被美术馆、博物馆、全国人大办公厅、中国人民大学、泰国陶松斋艺术中心等单位收藏。


退休后,潘宗和更加努力创作,并有五十余幅作品四次入编有“国家名片”之誉的中国邮册,中国邮政发行,个人传略辑入各种辞书。



潘宗和:如坐春风里  犹存浩气间


康  荣


尽管潘宗和先生在给我的来信及惠赐的书画上,都谦虚的称我为康荣师弟,可怎样也改变不了我是他学生这样一个事实。


 上世纪60年代,我就读于如东县掘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被班级选中出演小话剧《愚公移山》中的愚公,为我塑妆的正是时任掘小数学兼体育老师的潘先生。就在演出前,因与小伙伴斗嘴赌气,我一把扯掉白眉、胡须,让一旁的班主任吕老师急得不行。救场如救火,潘老师匆匆赶到,他什么话也没说,宽厚的双手像变魔术一样,不一会、苍髯老翁又获重生。其时、透过他手指的缝隙,我端详到他淡定、认真、坚毅的面容。近五十年过去,这面容,时不时会浮现到我的眼前。


1961年,潘先生与时任如东县文化馆长的先严康平,尤文绚、汤继明、徐善华、洪祖仁、沈英等先生组成如东县美术创作小组,成为如东县群众美术普及与创作的中坚力量。此后十几年间,他们开办了近20期免费美术培训班,还补贴学员每天八角钱误工费,创作了大批绘画作品,有8000余幅作品参加了各种展览及于各级报刊、杂志发表、出版。其中有280余件作品入选省级与国家级的展览;培养了大批业余美术爱好者,其中,有150多人考入中、高等美术院校,成就了如东的美术事业,成为中国美术南通现象的重要篇章。这其间的艰辛与付出,不是一两句话能够概括得了的。十几年来,他一如既往的不厌其烦,淡定、认真、坚毅地做好每一件事,带好每一位学员,同时也创作出一批好作品——《平凡的岗位》入选过其时全国最高层级的展览。那时、我每到文化馆都会在他的作品前留连,汲取了不少的能量。


潘先生南人北相,高大、挺拔,相貌堂堂。为人正派、磊落、宽厚,遇事总替别人着想,即便与学生相处也是这样,他给学生去信,末尾常会这样关照:“没有空就不要回信,”学生去看他,他也总是说“如果顺便,来看看就好,忙的话不要来!”予人书画,也常会考虑到受众的理解与接受的层面与程度。潘先生书法从颜真卿入手,遍临《勤礼碑》《多宝塔》《祭侄文稿》《争座位帖》等碑帖,继而浸淫二王及晚明王铎的行、草书,尤其喜欢王铎那长枪大戟如将军杖矛杀入敌阵左突右冲、出神入化的结构、运笔与风神。王铎的书风让不少书家与论者着迷。余秋雨先生曾如此评价王铎:“王铎的笔墨让我重温阔别已久的男子汉精神,即用一种铁铸、漆浇的笔画来宣示人格未溃,浩气犹存”。我以为潘先生喜欢王铎是一种命中注定的选择,是一尊强健的生命个体向先行者的注目、靠近与珍惜。

 

书画同源,互为生发,潘先生的绘画与其书法同样追求博大雄浑,变化多端的境界与格局。中年以前,他的中国人物画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准,自走上领导岗位以后,繁杂的行政事务耗去了他不少时间与精力,他遂寄情于花鸟画,在电光火石般的灵感中,演化出一幅幅酣畅淋漓的花与鸟的彩墨世界。退休前后,潘先生于山水画着力犹多,奉石谿、石涛为圭臬,旁参黄宾虹、李可染,喜欢钱松岩的古拙用笔与线条,但对其稍嫌刻、露的部分则有所舍弃。他喜欢那种乱而不乱、不齐之齐的结构与点划,追求以书入画,笔走龙蛇,写得舒心畅快的过程。


看其近作《秋山鸟鸣》、《翠岭流云》、《暖气浮春》等画,气象浑然苍莽,结构稳重坚实,运笔自然灵动,设色明快清丽,自成一家面目!这是极为不易的。从潘先生的识见、功力和体能来看,他的艺术创造力仍很盛很旺,杖朝之年仍有未来可期。然而我对潘先生还存有一番臆想,假如潘先生将其山水画所奉圭臬稍稍放宽,上溯宋、元、五代、隋唐诸家,那时、其山水画面貌又会如何?


(作者系南通书法国画院院长) 


潘宗和作品



行草:唐 柳宗元《牛赋》


若知牛乎?牛之为物,魁形巨首,垂耳抱角,毛革疏厚,牟然而鸣,黄钟满脰,抵触隆曦,日耕百亩,往来修直,植乃禾黍。自种自敛,服箱以走,输入官仓,已不适口。富穷饱饥,功用不有。陷泥蹶块,常在草野。人不惭愧,利满天下。皮角见用,肩尻莫保。或穿缄滕 ,或实俎豆,由是观之,物无逾者。


不如羸驴, 服逐驽马。曲意随势,不择处所。不耕不驾,藿菽自与。腾踏康庄,出入轻举。喜则齐鼻,怒则奋踯。 当道长鸣,闻者惊辟。善识门户,终身不惕。


牛虽有功,于己何益?命有好丑,非若能力。慎勿怨尤, 以受多福。



行草:宋代 蔡襄《论书》选句


学书之要,唯取神、气为佳,若模象体势,虽形似而无精神,乃不知书者所为耳。



行草:东晋陶渊明《饮酒·其四》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一觞虽独尽,杯尽壶自倾。日入群动息,归鸟趋林鸣。啸傲东轩下,聊复得此生。



行草:幽林听鸟语 深谷看云飞



国画:竹林小鸡



草书:醉墨漓烟



行草:群鸿戏海 众鹤游天



草书龚自珍诗两首


《海棠》:黄金华发两飘萧,六九童心尚未消。化起海红帘底月,西厢花影怒广潮。


《定庵集外未刻诗》:我昨青鸾背上行,美人规劝听分明;不须文字传言语,玉想琼思过一生。



草书《题画诗一首》


野竹自萧散,幽兰亦錯杂,春風一披拂,雅韵互相答。


国画春风又绿


国画:晴旭晖晖


江海晚报10月29日《江海艺象》栏目报道



你点1个

晚报君工资涨1毛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