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回顾】烟霞未曾老,一场穿梭忍草庵古今的对话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9-10 16:32: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017年7月23日,大暑刚过,空气中仍弥漫着一团又一团驱不走的热气,百草园书店广电店里,一场清凉的文化盛宴正在上演。跟随刘晴与顾大可两位老师的步伐,书友们如沐凉风,一品忍草庵的风雅往事。


本次讲座是一场文化的跨界融合,无锡市文化研究会会员、无锡科技职业学院教师刘晴和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西神印社副社长顾大可二位老师分别从忍草庵的文化意义和忍草八景的艺术创作角度展开论述,现场同时展出了顾大可老师关于忍草八景的篆刻作品。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著名画家秦古柳先生的入室弟子、无锡工艺美校教师无锡著名画家袁清霓老师、资深媒体人陈建清老师亦来到现场参与了此次活动。



梁溪文韵,山高水长


“山下惠山古镇熙熙攘攘,非常热闹,但是到了忍草庵,特别清幽,踏进去,好像一下子穿越时空。”谈起去忍草庵的经历,刘晴老师这样形容道。


(正在专心演讲的刘晴老师)


忍草庵地处无锡惠山第一峰之东章家坞之上,最早由元朝僧人月川在此地建茅庵。


直到明朝江南第一诗僧雪浪法师洪恩取宋之问诗句“晨行踏忍草,夜诵得灵花”才得名“忍草庵”,民国无锡实业家杨味云斥资进行修整……忍草庵的建造修缮历史,经历了朝代更迭的风风雨雨,好在总有有识之士保护至今。


(忍草庵旧照)


登临忍草庵贯华阁,打开窗户,便能看见龙光塔在侧,旧时还能望到太湖。既远离尘世喧嚣,又有人间景色可望,这或许也是历代文人偏爱此处的原因。


(忍草庵贯华阁旧照)


从寺庙到诗庵,它一方面成为顾氏家族结诗社唱和之所,一方面也见证了纳兰容若与顾贞观的情谊


刘晴老师引经据典,从无锡顾氏家族的源流出发,通过顾氏文人留下的文集,我们得以一窥旧时风貌。最开始是顾宪成的儿子顾与沐遍访僧舍,发现了忍草庵这块宝地,后来就有了“顾氏三龙”(顾景文、顾廷文、顾野)的第一次结社,同时引出同他们唱和的诗僧读彻,读彻被王士祯推为明代三百年第一诗僧。


(忍草庵今景)


第二次结社是顾景文与顾贞观兄弟等十人结成的云门社,忍草庵逐渐成为八方名士聚集之地。在题咏忍草庵的诗作中,顾氏族人占了三分之一,在不同时期留下了各自的注脚。


刘晴老师特别提到顾光旭《又访贯华阁旧读书处》序中有一句“惟老梅仅存”,而她在寻访忍草庵时,恰好也看见了一丛腊梅,枝节杂乱却长势极好,心中顿时有一种震撼感,猜想会不会与顾光旭文中提到的“老梅”是同一株。



(画家袁清霓老师)



惆怅客与飘零客的相知相惜


一直以来都有传言,纳兰容若陪同康熙南巡,至无锡时曾与顾贞观登临忍草庵的贯华阁,二人一同“去梯玩月”竟夜长谈,然而对于这段佳话,有人认为并不属实。


刘晴老师将两方面争议都摆出来,持谬传观点的人认为有些描述对不上,认定属实的人则从《饮水词》、《募修香界庵疏》等典籍中找出证据。


刘晴老师表示,不管怎样,顾贞观与纳兰的情谊都是真的


两人初次相见便一见如故,互相写词酬答,年龄差距虽有18岁之多,然默契十足,清末徐珂《清稗类钞》形容他们“旬日不见则不欢”。


(左:顾贞观;右:纳兰容若)


清朝初年,朝廷为打击江南文人,顾的好友吴兆骞因科场舞弊案被株连而流放宁古塔,顾贞观立下诺言,定要他活着回来,此后不停奔走求助,也托纳兰在其父明珠面前求情,两首金缕曲饱含辛酸与深情。


《又再赠梁汾》、《又为梁汾赋》、《又寄梁汾》、《又忆梁汾》、《又送梁汾南还,为题小像》(顾贞观号梁汾)……一页页诗词的PPT页面滑过,背后是道不尽的情深义重,据统计,纳兰《饮水词》中有11首词和3封书简是专门写给顾贞观的。



康熙二十四年,纳兰去世,第二年顾贞观便结束交游生活,回到家乡无锡惠山脚下,避世隐居,秋天到桂花树下吃饭,午后去忍草庵散步,生活恬淡平静。


在《忍草庵志》中,还记载有容若逝去后托梦给顾贞观,投胎成他孙子顾益寿的说法。



用篆刻传承前人遗风




2017年大年初一这天,顾大可老师和刘晴老师不约而同都去了忍草庵。顾大可老师表示,和刘晴老师一样,走进忍草庵,会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穿越感和画面感。


(顾大可老师)


同样巧合的是,刘晴老师正是在研究忍草庵的过程中,看到了顾老师展出的忍草八景篆刻作品。这个小小的诗庵像一个绳索,直到今天,还牵引着文化人的缘分与情谊。


顾大可老师谈到,这套忍草八景的创作缘起于陈建清老师的推荐,陈老师经常与他聊起无锡的风土人情与景观园林。两年前,一次机缘巧合下,两人聊到纳兰容若与顾贞观的诗词和“去梯玩月”的佳话,一并引出忍草庵八景,大可老师便来了兴趣。



查阅资料后,顾大可老师获取了八景的具体所指,便开始勾勒草图。今年新年的时候,他与老师、师兄弟们一起登惠山,行至忍草庵,顾大可老师整个人便静了下来,沉心投入到作品构思的状态里,周围人同他说话,他也无暇顾及。


(大可老师打过的草稿)


顾大可老师回来后很快就进行了勾画,过年期间一直在打稿子。他对八景在不同程度上进行了艺术修饰,这里种些芭蕉,那里加扇花窗,并使用古玺印、秦汉印、将军印、鸟虫篆等不同风格去加以表现。八景里每一景都既有艺术加工,又各显场景风貌。


(忍草八景的手稿)


大可老师还谈起创作中一些偶得的亮点,比如刻顾贞观像时,原本只是偶然在人物肩部留下一点墨迹,却发现更显层次,于是便将错就错,呈现出一个生动饱满的人物形象来。


(顾贞观像的篆刻)


“晨行踏忍草,夜诵得灵花”文字下的一层毛边,也是有意为之,那些齿距就像小草一样,应和晨行踏草之意。


(状如草地的印迹)


诸如此类,创作中的趣事还有许多。顾大可老师还提到,他的夫人也认为创作这套作品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大可老师笑言:“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对啊,我也姓顾啊。”



活动最后,资深媒体人陈建清老师谈到,曾有人戏言,开发旅游景点,应该“先造谣后造庙”,但是忍草庵不是造谣造出来的,是真的有文化底蕴。


对于顾贞观与纳兰去梯玩月的典故,陈老师认为,这个情景是有的,但是地点应该在北京,而不是在无锡,有争议是因为贯华阁恰好适合此举,顾贞观又是顾氏族人,因此便被人拼装附会了。


(资深媒体人陈建清老师发言)


顾贞观救吴兆骞的故事曾被改编成话剧《知己》,陈老师表示,前年看的时候,热泪盈眶,感叹人一定要讲情义。


陈老师还建议大家有机会一定要去一次忍草庵,因为“实在好,是真的好,看湖有湖,看山有山,看河有河,但是我(忍草庵)跟你们(其他景物)都不搭界……现在人都比较娇气,好像从惠山过去相当远,其实不是的。”



活动结束后,观众们散成几拨,有的与大可老师交流书法作品,陈建清老师与刘晴老师等人继续讨论着钱谦益、陈子龙、张岱等文化名人,一些书友上前拓印顾老师的篆刻留念,还有的在忍草八景的拓片前驻足良久……


【点击查看大图】


夕阳西下,阳光照进书店,书与人都镀上一层余晖。


忍草庵仿佛一粒投入人海的石子,从几个诗僧题诗到梁溪文人结社,从顾贞观与纳兰的美谈到如今文人雅士在百草园的集会,一圈一圈涟漪扩散,是久久不能停息的文化传承。



文 | 图 | 编辑:漫溯路

欢迎来稿:wuximanshenghuo@163.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