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成员展示 >长篇故事《军婚》连载之二
长篇故事《军婚》连载之二
2021-11-24 11:49:26
《军婚》连载

之现场选秀




军用吉普在北京城里穿行,三拐两绕,钻进一条胡同,驶进一座气派的大四合院。


这是志愿军五军文工团驻地。


赵大同和刘义下了车,一同向团长办公室走去。来到办公室门前,刘义敲了敲门,没等答应就一撩门帘走了进去:"同志,请问王团长、宋政委都在吗?"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一个身穿军装,戴着眼镜的白面书生坐在办公桌后写着什么。见刘义发问,书生赶紧起立回答:"报告首长,王团长和宋政委都到军政治部开会还没回来!"说着,他又忙自我介绍,"我姓田,田少武,燕京大学的学生,上星期刚刚入伍,目前的工作是团里的干事。"


刘义有些失望,拍了一下脑袋:"瞧我这记性!老王老宋刚才和我们一起开会来着,准是贪吃军部食堂的招待餐了——这会儿还没回来!"说着,他转身想要退出。


赵大同伸手拦住刘义,稳稳地向书生发话:"小田同志,你们团现在排练什么新节目?我们去看看可以吗?"


田干事答:"报告首长,我们团新排了一台曲艺节目,一台歌舞节目。另外还打算排话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赵大同一听来了精神,说:"走,老刘,咱们看看去!"


田干事忙说:"首长,我陪你们去!"


坐落在后院的文工团排练大厅被十几棵碗口粗的大树掩映着。这里原是房主人的后花厅,十分宽敞,把这里作为文工团的排练厅,真是僻静而雅致。


刘义一行三人走进大厅,一下就被热闹非凡的场面吸引住了:一群年轻姑娘,都脱了厚厚的军上衣,只穿单军裤和白洋布衬衫,正在汗流浃背地练习"马刀舞"。


一位二十三四岁的女军人正在指挥排练。她个子不高,身段灵巧,一张圆圆的脸,浓眉大眼,贴耳的短发,十分活泼开朗。


她是歌舞队队长苏亮,也是五军军政委李晋的妻子。别看她年轻,可是个"老八路"出身,军龄和党龄都快十年了。


赵大同和刘义都与苏亮很熟,便一起上前打招呼:"苏亮同志,你好!"


听到两个粗声的问候,苏亮连忙转身,见是赵、刘两位三师首长,赶紧跑出圈外,拉着两人坐到排练场外的长椅上。


苏亮笑着说:"刘主任,您的消息可真灵通啊!我们这批新招的十几个姑娘刚报到没几天,你老兄就给下属挑媳妇来了!"


刘义说:"苏队长,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革命军人当然还得找革命军人才般配。尤其像我们赵处长这样延安鲁艺文学系毕业的秀才,总不能像我一样,找个乡下老婆过一辈子吧?"


苏亮说:"你们这个也来,那个也来,都到我这里找对象,我们文工团又不是你们作战部队军官的'家属后备仓库'!"


"哎,苏亮同志,话可不能这么说呀!"刘义正色说,"我们李政委不就是在文工团找到了你吗?我们作战部队清一色的'秃瓢',和地方也不熟,我们不到文工团来找,又该到哪里去找?"


苏亮说:"我们歌舞队的姑娘那都是费很大劲选出来的,个子得高,身材得匀称、柔软,脸盘得秀气,得有良好的节奏感,还得有些基本功……"


刘义说:"这是当然。她们要不好我们还不来找呢!"


苏亮诉苦道:"你不知道我挑一个人有多难!来十个女孩也不一定有一个合适的!要是人一来就让你们挑走,那我还怎么工作呀?"


"你这个同志说话太绝对了!"刘义不同意苏亮的观点,反驳道,"结了婚的女同志,只要工作需要,她还可以跳她的舞嘛!"


苏亮嗔怪刘义:"你说得倒是轻巧!第一年结婚,第二年就会挺起大肚子,生完老大生老二……体形变得像木桶,哪还上得了台?就算是她还能上台,家里的丈夫孩子谁来管?"


刘义笑着强词夺理:"苏亮同志,别说得那么严重!你和李政委结婚都四五年了,也没见你大肚子呀!"


苏亮听了,目光一暗——她因为参军时年龄太小,成年累月行军打仗搞得她那方面发育不好,一直为不怀孕发愁呢!如今被刘义一说,心里很不是滋味。


刘义哪里知道其中缘由?他点燃一根烟,转身看了看赵大同,发现赵大同一直聚精会神看着台上,便赶紧问:"老赵,看上哪个了?"


赵大同平静而幽默地说:"我这才刚坐稳,哪就看清楚了——我又不是火眼金睛!"


苏亮听了,就开赵大同的玩笑:"难怪同志们都说赵处长找对象就像鉴赏金石古画一样,得细细看、细细品。不看出门道、不品出味道,再美的美人也没有感觉!"


赵大同并不因为苏亮的伶牙俐齿和半带挖苦的话语而嗔怪,还是稳稳当当地回应说:"苏亮同志,找对象并不是选美!你刚才的话有损毁革命军人形象之嫌!"


刘义马上问:"老赵,既然不是选美,你究竟是选什么?这事上你一点凑合不得,我看你就是在选美!"


赵大同沉默了一会儿——他给顶头上司留着面子,不打算像对待苏亮那样和刘义对话。一时间三人都不再说话,任赵大同静观舞台,等着他的意见。


约摸过了五六分钟,赵大同突然说:"我看领舞的那个姑娘就很不错!就是她了!我回去就给李政委打报告!"他说时声音不大,但语气肯定,毋庸置疑。


刘义当然了解赵大同的性格。闻听此话,他赶紧顺着赵大同手指的方向,向台上细细看去。果然,领舞的姑娘外形很打眼:娇小灵动的身段,精致的瓜子脸,眼睛不算大但很明亮有神,目光里透着天真无邪和说不尽的清纯,可爱至极。她五官搭配得恰到好处,皮肤不算白,但十分细腻,闪着小麦似的光泽;头发不很浓密,但是深栗色的,还天然地蓬松卷曲,被扎成了两条长长的辫子,不停地在腰际晃动。她动作舒展,舞姿挺拔,一招一式都令人心动。


刘义不禁赞叹一声:"好一只俏飞燕!老赵,真是好眼力!"


苏亮也赶紧向台上看了几眼,说:"领舞的小姑娘叫杨敏,北京女十三中的学生,是个共青团员。"


刘义又问:"她家里情况怎么样?"


苏亮说:"她自幼父母双亡,跟随舅舅长大。他舅舅姓严,是个小业主,曾帮助地下党做过不少工作,政治上还挺进步的。"


未完,待续......






禁止作为原创文章发布

违者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