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斌导演处女作《一个勺子》解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30 04:43: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因主演之一的王学兵涉嫌吸毒被抓而无限延期的《一个勺子》日前对外公布了新的公映日期11月20日。虽然较之前的版本删减了十分钟,但陈建斌的这部导演处女作仍然值得一看。




因王学兵吸毒被抓而被无限延期的电影《一个勺子》在日前金鸡奖的颁奖典礼上,再度公布上映档期,将于11月20日全国公映。作为重要角色的王学兵的戏份虽有所删减,但关键戏份还是得以保留了。


陈建斌在随后的电影发布会上坦言,任何事情的发生是偶然也是必然,此前的被禁是他始料不及的,但既来之则安之,他和这部电影也只能去承受,所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他还开玩笑说,“别人拍十部电影遇到的事,我拍一部就全遇到了,也挺好,能让我快速成长。”



《一个勺子》是陈建斌的导演处女作,也是去年金马奖的得奖大热片,陈建斌凭借该片获得了最佳男主角、最佳影片、最佳新人导演、最佳改编剧本等五项提名,并最终拿下最佳男主角、最佳新人导演两项大奖。在今年刚刚颁布的金鸡奖上,陈建斌再度凭该片获得了导演处女作奖。


在去年深秋拿到金马奖两项大奖后,当时已经拿到龙标的片方原计划安排电影在今年5月1日上映。可谁料,3月演员张博在北京朝阳区某小区吸毒被抓获,演员王学兵被一同带走。虽然此后有消息称,王学兵的尿检结果呈阴性,说明他近期未吸毒。而且警方以涉嫌容留他人吸毒将其刑事拘留后,也因证据不足将其释放,但他主演的《一个勺子》还是受到影响,最终未能如期上映。


鉴于王学兵在片中戏份吃重——他和陈建斌之间的互动是推动电影剧情进展的关键,因此几乎无法彻底删掉其戏份。陈建斌虽然曾想过重拍,但也坦言再找演员重建剧组很难,也没办法在拍摄地甘肃景泰找到合适的雪景。



就这样,《一个勺子》的公映被无限延期了。与《一个勺子》处境相同的电影还有《捉妖记》《烈日灼心》《道士下山》《小时代4》和《胜利》等片。


其中,《捉妖记》原计划去年贺岁档上映,在改档暑期之后,片方找井柏然重拍了柯震东的所有戏份;《烈日灼心》同样将上映日期从去年深秋改到了今年夏天,并删减了高虎的戏份,留下的镜头则对其面部做了特殊处理;《小时代4》也在改档后,以柯震东的后背、面部以下等部位出镜来解决;黄海波主演的《胜利》则至今仍无是否上映的消息;唯一没有删除戏份,脸部特写也全部保留的只有房祖名参演的《道士下山》。


如今王学兵已经开始再度接戏,而《一个勺子》也终于等到了解禁的消息。据片方透露,将于11月20日公映的版本较早前金马奖参赛的版本少10分钟,主要是删减了一些王学兵的戏份。因此,王学兵在片中最终会出现约15分钟。



《一个勺子》改编自河北省作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胡学文的中篇小说《奔跑的月光》,发表于《人民文学》2013年第6期。


“勺子”是西北方言,就是“傻子”的意思。整部电影讲的陈建斌饰演的西北农民“拉条子”为了帮入狱的儿子减刑,给了号称能找到关系的大头哥(王学兵饰演)五万块钱,却一直没有下文。他想要回钱,却在屡屡去要钱的路上,被一个流浪的“勺子”跟上。结果这个勺子认定了拉条子,吃住都在拉条子家,为了赶走勺子,拉条子和蒋勤勤饰演的老婆金枝子想了各种办法。而就在他们已经跟勺子熟悉,把他当家人看待之时,一拨又一拨自称是勺子家人的人又来到拉条子家,不仅骗走了勺子,之后更发生了令拉条子无法理解的事情。



陈建斌饰演西北农民“拉条子”


从1999年写出自己第一个剧本《菊花茶》后,陈建斌就一直在寻求自己拍片的机会。到2014年44岁的年纪正式当导演,15年来陈建斌说他不是没有机会,只是一直对自己的写作不满意。而能看到《奔跑的月光》也是缘分使然。那时,他本想改编《人民文学》里的另一个故事,却没有拿到版权,烦闷之余翻到后面一页,看到这一篇才惊觉自己多年在找的故事就在这里。


之后就是找朋友迅速买下版权,改编成剧本。看到小说时,陈建斌在重庆拍电视剧《兄弟兄弟》,买下版权后,在北京拍摄电影《洋妞到我家》和金门拍摄《军中乐园》时,陈建斌利于闲暇时间开始将小说改成电影剧本,“做演员有很多时间都在等待,在房间等、在现场房车上等,等待时也没别的事情可干,就在那改剧本”,陈建斌这样解释。很快,他的第一稿就在金门完成了。


编写剧本的同时,陈建斌也开始筹备拍摄。因原作者胡学文是河北人,写的故事也发生在河北农村,陈建斌就打算到河北去拍,可看景后,他却没了感觉。这时他想到在改编剧本时看过一张图片新闻,觉得照片里的地方很适合拍戏,就找美工来商量,没想到美工曾经在那拍过电影,很熟悉。就这样,最终拍摄地定在了甘肃永泰龟城。


甘肃与陈建斌生长的新疆更接近,西北的农村生活他也更为熟悉。



甘肃永泰龟城


整个拍摄时间非常短,只有20天,中间还休息了一天。陈建斌希望抓住当下,要即时感,“不是咱们坐定了,开始研究说怎么拍,等光等云来了,不要那种感觉。”根据这一原则,连演员走在街上周围的收音机声,或是在家中看的电视节目,都是真实播放的,而非事先录好。


为了抓住这种即视感,陈建斌甚至想过用一种特别的偷拍方式来拍片,就是让摄影师带着很小的摄影机,在镇子里、大街上,贴近人群,跟着演员拍。不过最终因画面技术指标不过关而作罢。但所有街上的镜头,仍然是摄影师躲在车上或是周围的屋子中拍摄的。


至于服装,则干脆在当地取材。陈建斌透露,在开拍前,他让工作人员在当地拍各种流浪汉、农民、牧羊人的照片,每种人拍100张,然后从中选出10张作为电影主角的造型参考。在确定后,就到现场让美工把挑中的人的衣服直接花钱买下来。陈建斌曾自曝,片中自己从始至终就一套衣服,虽然从当地人手里买下时也消毒了,但味道却消不掉,可他不仅工作时穿,休息时也穿,一天24小时都穿着,就是要完全融入角色。



陈建斌为融入角色24小时穿着戏服


除了陈建斌外,片中的演员构成是这样的:陈建斌的家人,陈建斌的同学,陈建斌的朋友,《一个勺子》剧组工作人员、当地群众。


因为要赶雪景,剧组提前开拍,陈建斌的妻子蒋勤勤和老同学王学兵都是紧急叫到片场的。原本王学兵是要演片中另外一个角色,但需要在雪景中出镜的演员来不了,王学兵就临时换成演大头哥。为此,他还剃了头发和眉毛,上妆后,让人完全认不出来。



王学兵在《一个勺子》中的扮相


片中主角的名字也跟原著有所不同,被陈建斌改得更具西北农村风味。他自己饰演的牧羊人叫“拉条子”,拉条子就是面条的意思,也是陈建斌非常喜欢吃的食物。而蒋勤勤演的牧羊人的老婆“金枝子”的名字则来自陈建斌小时候的一段记忆,那时他外婆村里邻居家有一个姐姐叫银枝子。在新疆普通话叫“印枝子”,陈建斌小时候一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直到长大了,回想起来他觉得一定是银枝子,可能她还有一个姐姐叫金枝子。所以就给这个角色叫金枝子。



蒋勤勤饰演金枝子


《一个勺子》的故事从表面看,讲的是打拐,但实际上流浪汉“勺子”在电影还不到一半时就已被拐走,之后男女主角拉条子和金枝子遇到的事情才是重点,也是陈建斌真正想要讲的故事。


在“勺子”被拐走后,一波又一波自称“勺子”家人的人来到拉条子和金枝子的家,他们说拉条子是人贩子,要他要么交人要么给钱。这样的结果是拉条子所不能理解的,他和老婆金枝子心地很善良、愿意接纳流浪汉“勺子”,但他们被荒诞残酷的现实捉弄,成为别人眼里的“勺子”。



金世佳饰演流浪汉“勺子”


陈建斌认为电影里的故事与常见于报端的“扶老人反被讹”的新闻事件一样,让人对原有的道德标准产生了怀疑。“大家都在说好事儿不能做了,善意可能换来是不好的结果,你还去做,人家会说,你真傻啊。”


他早年排演过不少话剧,对爱尔兰作家塞缪尔-贝克特《等待戈多》里有一段话印象深刻。“贝克特说,当老虎看到它的同类受到危险的时候,它连想都不会想一下就会过去帮助它,要不然它马上就得转身离开,它绝不会停留在那个地方思考,我去帮它还是走掉。只有我们现在才会这样问自己。但我们怎么能提出这样的问题?”


片中,勺子被骗走后,拉条子睡在勺子曾睡过的羊圈里,结果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他把自己杀了,这是他内心的纠结和较量,他想去否定自己原本认为好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在别人眼里是坏的、傻的。可真的扔掉这些,他也就不是他自己了。最后拉条子戴上了勺子留下的破帽子,或许在这个他不能理解的世界里,想做自己的唯一办法就是成为另一个勺子。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